•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出卖我的丝袜性奴姐姐】一姐姐强势替我出头暴打不良少年,弱懦的我却躲在家里趁机玩弄姐姐丝袜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16   


      序:我叫季辉,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
      我生来样貌平平,身材矮小,再加上从小就不擅学习,成绩也不优秀,这样
    的我,可以说是泯然众人。
      但是,偏偏这样差劲的我,却拥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姐姐。
      季玉。
      我的姐姐季玉,21岁,身高164厘米,体重105斤,娇娇瘦瘦的身子
    却有着一副美丽动人的面容,肌肤雪白娇嫩,双目更是宛似一汪清泓,美目流盼,
    含笑未吐,再加上平时有点大大咧咧的性子,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一股轻灵之感
    除了精致的面容外,姐姐的身材更是不差。C杯罩的奶子虽然算不上太大,却也
    堪盈盈一握,不容小觑。
      纤细的腰身,彰显着姐姐下身挺翘浑圆的肉臀。
      姐姐的屁股没有那种硕大肥厚的肉感,但是对于我,却有一种恰到好处的撩
    拨,我总是忍不住幻想出姐姐蹲在我面前,翘着屁股摇曳的样子。
      我巴不得整个人扑到她身上,狠狠抓住她的屁股蹂躏把玩一番。
      当然,除了屁股和奶子之外,姐姐季玉的丝袜美腿更是一绝!
      丝袜下的玉腿笔直修长,搭配着丝袜柔滑细腻的诱人光泽,勾魂摄魄不说,
    更是平添了一丝淫靡之感,让人大吞口水。圆润匀称的双腿,尤以那双如月的弓
    形美足为最。
      只可惜,姐姐爱穿运动鞋,小巧的脚丫,长期得不到释放,反而被脚上的运
    动鞋牢牢束缚着,也就偶尔在姐姐穿高跟鞋的时候,才会有晶莹粉嫩的脚趾从高
    跟鞋的前端开口调皮的露出,撑开丝袜,透露着青春甜美的诱惑气息。
      不过可惜的是,后来一些事情的发生,导致姐姐不爱再丝袜外穿了,当然,
    并不是说姐姐不再穿丝袜了,只是姐姐更谨慎的将丝袜穿在了裤子里面。
      不过这些嘛,那就都是后话了。
      回到现在,这样完美的姐姐,成绩自然不会差。现如今,姐姐不仅是一名考
    入重点大学的名牌大学生,平时更是勤工俭学,还担当着为一名初中生辅导学习
    的家教工作可以说,我们姐弟俩,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为此,爸妈没少拿
    姐姐来数落我,凡事动不动就将我和姐姐比在一起,因此,从小我整个人就生活
    在姐姐的阴影之下,为此,我一直对姐姐抱有敌意。
      不过有一说一,虽然我表面上看起来很讨厌姐姐,但其实心里面,我还是很
    憧憬着姐姐的优秀的,听上去好像挺矛盾的样子,不过也不难理解嘛。大家设身
    处地的想想,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完美的姐姐摊在你身上,你真的就能因为姐姐
    从小比你优秀,你就可以从心眼里彻底的反感她吗?恐怕很难吧。
      可以说,如果姐姐不是那么优秀,我的成绩也没有那么差的话,我还是很乐
    意和姐姐玩在一起的,只不过现在嘛,小孩子也是好面子的好吗,更况且我也有
    几分赌气的成分在里面,我本身也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向姐姐低头。(没错,我
    认为如果我和姐姐关系相处好了,那就是我向姐姐低头了,我就会感觉我好像低
    姐姐一等的样子)
      我也渴望能够像姐姐一样,变的如她一般,那么优秀,那么强大。(哦对了,
    忘了说了,我姐姐后来还去学习了跆拳道,貌似段位还不低的样子,淦!差距更
    大了!)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在姐姐不注意的时候,我就偷偷摸摸关注着她。渐渐的,
    我开始了解到了姐姐的喜好,慢慢尝试着接触着姐姐的圈子,甚至逐渐掌握了姐
    姐的作息。
      我以为,这样做的我能够离姐姐更近一些,谁知道,我的这些所作所为,反
    而将姐姐亲手推入了深渊……
              ——————第一章——————
      初中时候的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谈,再加上身材矮小,成绩还差,在学校,
    自然是没什么人缘。这样小透明的我,也造就出了一个胆怯懦弱的性格,我很容
    易就成为了校园霸凌的主要受害者,被欺负,被捉弄,无人为我出头,我又不敢
    向老师父母声张,于是,最后我甚至演变成被勒索、挨打……
      家里的父母不理解,单纯只以为是我自己调皮捣蛋不学习,不求上进、自甘
    堕落,为此动不动就拿姐姐来压我、数落我,甚至对我出手打骂……
      和爸妈难以沟通的同时,在家里和姐姐的关系也愈发冷淡紧张。愤恨之下,
    也是为了逃避现实,网络这个虚拟之地,成了我唯一能够喘息的地方。
      于是我开始沉迷于网络,在网上发泄着自己的不满。慢慢的,我自然而然也
    就接触到了那些黄色内容。
      我开始学会了手淫,整个人沉溺于撸管所带来的释放与快感,我如饥似渴的
    浏览着那些黄色图片、小黄文乃至av电影。那些淫秽内容里淫荡的价值观潜移
    默化地改变了我,我自己都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我的世界里,姐姐开
    始不再单单只是个称呼,还多了女性这个身份。
      我仍旧偷偷摸摸关注着姐姐,不过这次,是从男人的角度来打量着姐姐她,
    不再怀有憧憬,而是抱有淫欲。
      我上初中嘛,姐姐自然也就已经升入高中了。都说女大十八变,我看一点也
    不假。姐姐真是越长越漂亮了,浑身上下,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平时一身舒适
    的运动服,一点也遮掩不住姐姐傲人的身材,哪怕换上学校肥大的校服,姐姐也
    是一样翘挺着小圆臀,胸前的两个小奶子呼之欲出,再配上那双已经发育的相当
    傲人的大长腿……看着姐姐精致的脸蛋,我第一次可耻的勃起了。
      从那以后,小时候曾经的那份懵懂之情一去不复返,而我对姐姐潜藏的喜欢,
    也最终随着姐姐身体逐渐的发育,演变成了一种畸形的痴迷爱恋。
      「姐姐是我的!我一定要得到她!」这样疯狂的念头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根深蒂固、挥之不去。
      有人说:「世间最珍贵的,就是『得不到』和『已失去』。」
      或许吧。
      反正对我而言,每天看着身边青春洋溢的姐姐,我的心里确实痒痒的。既然
    得不到,那我就开始尝试着偷偷去拿姐姐的丝袜内衣等来手淫发泄,这种由背德
    和偷盗所带来的刺激感,带给我无与伦比的享受。
      而我和姐姐的故事,也从我开始拿姐姐丝袜内衣手淫的那一刻,正式开始。
      一个普通的星期天,爸妈由于工作繁忙,赶去加班了,一时间,家里只剩下
    了我和姐姐纪菀。
      姐姐:「喂!我出去一下,你好好看家啊。」
      我:「哦。」
      砰!!!
      随着大门关闭声音的传来,家里顿时就只剩下了我自己。
      「切!」看着紧闭的大门,我不由自主冷哼一声。没错,这就是我和姐姐交
    流的日常,说话语气冲了点算什么,不吵起来都还算好的。
      至于姐姐去了哪里,要干什么,既然她不屑说,那我也懒得问。管她干嘛,
    爱咋咋地!这么大个人了,还能出事不成?而且,我也乐得家里就剩我自己,这
    样,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去玩弄姐姐的丝袜了,不是吗?
      自从开始偷偷拿姐姐的丝袜内衣来手淫之后,我便愈发控制不住自己了,一
    天少说也要撸上个两三次,完全不考虑身体遭不遭得住。我大摇大摆的来到卫生
    间,熟练地翻找起昨天姐姐脱下来的衣服。
      「季玉这个小骚货,才他妈上高中,就一天天的穿个丝袜出去浪!真是犯贱!」
      没错,我翻找的,正是姐姐昨天脱下来准备清洗的丝袜。也不知道姐姐是怎
    么回事,明明才是个高中生,却买了这么多双丝袜(当然,除了她自己买的,也
    有妈妈买给她的)。长筒的、连裤的、加厚的、超薄的、油光的、冰丝的……大
    部分还都是黑丝!平时上个街、出去玩啥的,只要不是天气太冷,那肯定是丝袜
    不离腿,你就说,这不是发骚这是啥!
      我骂骂咧咧地继续从洗衣机里一件一件往外不停翻找着。
      回想起昨天,姐姐出去和闺蜜逛街,腿上穿着的那一双黑色长筒学生丝袜简
    直让我着迷。
      黑色长筒丝袜紧致的袜口狠狠箍在姐姐白嫩细腻的大腿上,没有什么肉色丝
    袜打底,姐姐丰腴的大腿直接被长筒袜牢牢勒住。袜口端,弹软的肌肤微微陷下,
    形成出的道道勒痕,反而衬托出姐姐裙下绝对领域的饱满肉感诱惑。
      「找到了!」
      终于,姐姐的丝袜再次落到了我手里,我惊喜的喊了一声,随后迫不及待的
    抓起丝袜,塞到鼻子前,贪婪地呼吸着。丝袜上仿佛还残留着姐姐的美脚余香,
    混合着闷在运动鞋里所沾染的些许汗臭,顺着我的鼻腔直钻入我的大脑之中。
      「虽然过了一天,不过也能勉强算是原味吧。」我略显得意地自说自话着,
    「嘿嘿,骚姐姐,那老弟就用你的骚丝淫袜来给我大鸡巴爽一爽啦!」
      我的脸上挂起淫笑,右手连忙抓住姐姐的一条黑色长筒丝袜裹挟住鸡巴快速
    撸动着。鸡巴套在姐姐的丝袜里面,丝袜长长的袜身紧紧缠绕在我的鸡巴上,这
    种由姐姐贴身内衣带来的爽滑触感,让我鸡动不已。
      右手继续套弄着鸡巴,左手则趁机伸进姐姐的另一条丝袜里,五指大张,极
    尽可能地撑开丝袜的袜尖部分,姐姐本就不算厚实的长筒学生袜这下彻底暴露在
    我眼前,袜尖尼龙编织的纹理清晰可见,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贪婪舔舐着:正好姐
    姐这两条丝袜还没洗呢,那就让弟弟我再用精液和口水来给你的丝袜滋润保养一
    下吧!
      我幻想着姐姐季玉正浑身赤裸地站在我眼前,仿佛现在不是我在自慰,而是
    姐姐在用她修长白嫩的玉足伸在我的胯下夹着我的鸡巴给我足交一般。
      「季玉你个丝袜大骚逼!操死你!操死你!把你骚逼操穿!呼……,不行,
    好爽!妈的骚货,一天天穿着丝袜勾引我!操死你!操死你我的骚姐姐!我的大
    鸡巴操的你舒不舒服啊?!啊?!妈的!大骚逼季玉!穿着丝袜勾引亲弟弟乱伦
    的贱货!你就是个欠操的臭婊子!穿丝袜!我把你丝袜操烂!叫你穿!!!」
      舌头舔舐着姐姐的丝袜,单纯用姐姐的丝袜撸管还不够让我过瘾,我顺势将
    姐姐的丝袜塞进嘴里,牙齿恶狠狠的咬住,大口咀嚼起姐姐的性感丝袜来。
      嘴巴内,我的舌头不停搅动着姐姐的丝袜,分泌出的口水一刻不停地将丝袜
    浸湿,牙齿咬着丝袜来回碾动,极力向外榨取着姐姐残余的袜香,丝袜尼龙的质
    感时不时轻轻掠过舌苔带给我极度的享受同时,也让我忍不住舒服的呻吟出来,
    这种变态的快感不停刺激着我,导致我连口水都由几滴不受控地从嘴角滴下。
      「骚逼季玉,看我不把你丝袜咬烂!让你一天天的穿丝袜!让你穿丝袜!妈
    的骚姐姐,弟弟操翻你!操……」
      心里不停意淫奸污着姐姐,嘴上也一刻不停地撕咬着姐姐的丝袜,在这种心
    理和嘴巴的双重刺激下,我手上的动作也愈发加快了几分。
      不过,不满足于这样感官刺激的我再一次想出了歪招,我腾出左手来,整只
    手臂快速伸进洗衣机里,迅速抄起姐姐昨天脱下的衬衣盖在自己脸上不停揉搓着。
      「呼……,啊……,骚姐姐,这就是昨天你穿过的衣服啊,嗯……,你别说,
    还挺香的嘛!啧啧,这要是让你知道,你昨天穿了一天的贴身衬衣现在就这样紧
    紧贴合在我的脸上……嘿嘿……」深嗅着来自脸上姐姐衬衣若有若无的体香,一
    瞬间,我仿佛感觉自己正置身天堂,面对着圣洁的姐姐,低贱淫秽的我正无情地
    玷污着她。
      闻着姐姐的衬衣,感受着鸡巴上来自姐姐纪菀的黑色长筒学生丝袜带来的别
    样轻柔触感,丝袜摩擦过我的龟头,不停撩拨着我的神经,让我的精液几度忍不
    住想要喷射而出。
      右手裹挟着丝袜套弄的动作愈发加快,但是这种短暂的满足感带给我的还远
    远不够!
      「只是玩个丝袜怎么可以!」我在内心阴暗的想到,贪婪、汹涌的性欲几乎
    将我淹没,「衬衣我都闻了,姐姐的奶罩内裤我怎么可能放过!」
      我颤抖着声音不停喘息着,右手抓着姐姐的丝袜狠狠套弄着鸡巴,左手则胡
    乱拨弄着洗衣机的衣服,「这里面肯定有你的内裤奶罩!你他妈放哪了啊骚逼!
    快给我玩玩你的内裤奶罩啊季玉!」怀揣着紧张刺激的情绪,我整个人颇为疯狂
    地在洗衣机里翻找着姐姐的私物,粗暴的动作有时候甚至带动我的手臂撞在洗衣
    机上发出哐哐的响声。
      「快点啊姐!你他妈把内裤藏哪了啊!还有你那双骚奶子!给弟弟玩玩不行
    吗!弟弟肯定用精液给你好好保养一下啊,大骚逼季玉,快说啊!不说话就把精
    液全射你丝袜上了啊!」
      我嘴里咬着姐姐的丝袜含糊不清道,手上翻找的动作不由得又加快了几分。
      终于,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射精的时候,一条粉色的内裤和一只纯白的奶罩还
    是被我从洗衣机里找到扯了出来。
      「爽!!!」得意的吼声,从我喉咙里发出,「不行!忍不住了!第一泡射
    给你好了!接好了骚姐姐!大骚逼纪菀,吃老子精液吧!!!」
      翻找到姐姐原味内裤和奶罩的快感让我实在忍不住,马眼一松,我狰狞的喊
    叫着姐姐纪菀的名字,手上慌张的将缠绕在鸡巴上的丝袜揉成一团,紧紧堵在了
    马眼口上,甚至还怕丝袜包裹不全,担心精液溢出,又用姐姐的衬衣做了防护。
    就这样,还没等过个一两秒,一股浓厚的精液便从我的马眼里喷射而出,一滴不
    漏的全射在了姐姐的丝袜上。
      薄薄的丝袜恰到好处的阻挡了精液的喷发,但同时,白浊的精液也很快便将
    姐姐的黑丝袜浸透,润湿玷污……
      我掀开衬衣,丝袜里渗出的些许精液沾染在了姐姐的衬衣上,我满意的看着
    自己的战果,「呼……,真的是太爽了!」我喘着粗气,颇为自得的感慨道,
    「妈的,这条也给你来点!」
      我吐出嘴里的另一条丝袜,与姐姐那条沾满精液的黑丝随意揉成一团。听着
    精液互相浸润丝袜而发出的「滋滋」声,我心满意足的将姐姐的丝袜扔进了洗手
    池里等待一会清洗,然后现在嘛……
      玩完了丝袜,自然是准备开始玩弄姐姐的内裤和奶罩咯。
      我的眼神再次投向了姐姐那条粉色的内裤和纯白的奶罩,刚刚射精完,不算
    疲软的鸡巴很快就又勃起,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不算干燥的嘴唇,嘴角挂
    起一抹坏笑,喃喃道,「嘿嘿,骚姐姐,第二轮是时候开始了呢……」
      我这边在家里玩弄着姐姐纪菀的丝袜内衣,可是,话又说回来了,那么姐姐
    季玉那边,她到底出门去干什么了呢?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就在离我们小区不远的地方,姐姐季玉,正替我解决着
    校园霸凌的问题。
      我相信大家上学期间肯定都遇到过这种人,就不学习,整天想着在街上混社
    会,觉得自己抽烟喝酒骂人是很潇洒的事情,以欺负别人为乐,甚至为荣,甚至
    有时候打架斗殴、小偷小摸都是常态。
      不巧,我就遇到了这样的人,还是三个。
      季玉:「就是你们几个欺负我弟弟?」
      姐姐一身干练的休闲装,面带冷色的看着对面三个小混混一样的学生,他们,
    正是在校园里霸凌我的那些人。为首的叫刚哥,另外两个,我只知道一个叫胖子,
    一个叫麻子。
      为首的刚哥一脸不屑的看着姐姐说道:「大姐你谁啊,有病吧?我都不认识
    你,还我欺负你弟弟,这大热的天,你托人约我们哥几个出来,就为了问点这个?!
    傻逼吧!」
      原来姐姐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我在学校被霸凌的事情,特意找到他们三个替
    我出头。(我和姐姐上的是初高中连部的学校,所以姐姐会听说也很正常)
      刚哥不以为意的样子让姐姐气愤不已,再加上他还满嘴脏话,姐姐不由气急
    道:「少在这跟我打马虎眼,说!你们几个是不是经常欺负纪辉!」
      刚哥听见姐姐的质问不由一乐,随口说道:「哈!我当是谁呢,原来你是纪
    辉那个小废物的姐姐啊,怎么?搁这儿替他出头来了?不是,我说这季辉也太窝
    囊了吧!哦,自己怂,怕我们,不敢上,于是找他姐姐来给他出头,这小子也太
    傻逼了吧,啊?哈哈哈哈……」
      刚哥说完,自己便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还看向身边的麻子和胖子俩
    人,麻子和胖子两人也都心领神会,附和着刚哥一块嘲笑起我,三个人一点也不
    把姐姐放在眼里的样子,仿佛欺负我就是理所应当一般。
      看着他们嚣张的样子,姐姐一阵气急,胸口起伏个不停,大声呵斥道:「我
    弟弟再怎么样那也是我弟弟,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而且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再骂
    人我就不客气了!」
      听见姐姐的恐吓,刚哥也停下了哂笑,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你他妈说话才
    给老子注意点!还你不客气!艹!我可没说不打女人!你说我欺负你弟弟,我就
    欺负了!你能咋样!你有证据吗?啊?!趁着老子心情好,不想跟你计较,麻溜
    滚吧!老子没空在这跟你玩!」说完,刚哥三人转身便要离去。
      一边走,刚哥仍不放过羞辱我和姐姐的机会,骂骂咧咧的和身边的两人讨论
    着。
      刚哥:「妈的!笑死我了,哪来这么个大傻妞,还给她弟弟出头。」
      胖子也是一脸陪笑着附和道:「脑子有病呗。」
      这时候,麻子阴险险地问道:「老大,回头要不要再堵季辉那小子一次。」
      刚哥听见麻子的询问,故意回头冲姐姐撇撇嘴,说道:「欸!你不得给人家
    姐姐一个面子嘛,这都替他弟弟找上门来了,算啦算啦。」
      胖子、麻子立刻附和着嘲笑道:「哈哈哈哈,是是是。」
      三个人就这样当着姐姐的面不停挑衅、羞辱着我和姐姐,他们仿佛窃窃私语
    的样子,却根本没有去压低声音,不仅如此,三个人还刻意放大了音量,夸张着
    姿态故意让姐姐听见他们说的什么。
      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姐姐哪里遇到过这样的小混混,跟他们争吵,姐姐自然是
    占不到什么上风。气急败坏的姐姐还想着替我解决问题呢,此刻,姐姐当然不允
    许他们就这样轻易离去。
      姐姐几步赶上前,伸手就拽住了刚哥。
      刚哥:「你他妈找死是吧!操你妈没完了还!」
      被姐姐揪住的一瞬间,刚哥猛地回身推开了姐姐,随后一脸气急的样子,一
    边忙着整顿衣服,一边凶狠狠地冲着姐姐怒吼道。
      胖子和麻子也围上前来,一脸不善的看着姐姐。
      胖子嚣张地指着姐姐说道:「你他妈给脸不要是吧!」
      姐姐猝不及防被刚哥推了一个踉跄,站定身子后,这才面若冷霜,一脸不忿
    的看着刚哥娇喝道:「没完的是你们!」
      刚哥气急反笑,撸起袖子做出打架状来,几步逼近姐姐说道:「你他妈还真
    以为老子不敢打你啊!」
      姐姐敢独自一人约刚哥他们出来,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底气。本以为讲讲道理
    就能解决争端的姐姐,此时也没有想到事情还是奔着暴力解决的方向展开了。不
    过真动起手来,姐姐也未必怕了他们,刚哥他们这几个小混混,还真不一定是学
    了跆拳道的姐姐的对手。
      果然,刚哥他们预想的稍微『教育』一下姐姐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几个人反
    而是被姐姐『教育』了一顿。
      不过,尽管去学习了跆拳道,但姐姐毕竟还是一个女孩子,而且刚哥他们虽
    然说是初中生,不过既然敢『混社会』,那身材上自然是不会太差,姐姐最终的
    一打三也还是没有那么轻松,身上多多少少也被挨了几下,好在最终姐姐还是打
    赢了。
      打赢后的姐姐心想既然没有办法靠讲道理解决问题,那姐姐干脆也破罐子破
    摔。
      微微喘着粗气的姐姐看着对面被打倒的刚哥他们,几步上前恐吓道:「告诉
    你们!以后不许你们再欺负我弟弟,不然让我知道的话,我见你们一次,打你们
    一次!听到没有!」
      看着唯唯诺诺的刚哥他们,姐姐心满意足地转身离去。
      教训完刚哥他们的姐姐,满心以为替我解决了问题,「虽然以暴制暴不是什
    么光彩的方法,可这也是为了对付这些小混混嘛,好歹也算是替季辉那个臭小子
    把问题摆平了。」姐姐私下还颇为开心地想着。
      然而以暴制暴怎么可能会有个结束。离去的姐姐没有看到的是,背后刚哥那
    双充满怨恨的眼睛,而刚哥对姐姐的怨恨,也昭示了事情不会就这么平静的结束。
      作为一个初中生,人生观、社会观、价值观都还不够完善,尤其是选择了
    『混社会』的刚哥,他怎么可能会甘心自己白白被打,而往往也正是这种人,才
    会最容易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
      镜头一转。
      不知道姐姐在外替我解决校园霸凌问题的我,此刻正沉迷于姐姐的贴身内衣
    之中。
      刚刚姐姐那条被我翻出的粉色内裤,此时正套在我的鸡巴上,被我肆意玩弄
    亵渎着。
      紫红的龟头被我死死顶在姐姐内裤的裆部来回刮蹭着,姐姐的内裤那略显粗
    糙的质感擦过我的系带更是带给我别样的刺激。
      我幻想着自己此时不是在玩弄姐姐的内裤,而是在用鸡巴摩擦着姐姐的阴唇。
      「骚姐姐,弟弟的大鸡巴磨的你爽不爽啊?昨天你就是穿的这条内裤来保护
    自己的小骚逼的吧,嗯?是不是啊?是不是就是这儿啊?你倒是说话啊骚姐姐,
    你昨天穿的这条内裤是不是就用这儿来紧紧贴合着你骚逼阴唇的啊?」
      我故意耸动着腰部,鸡巴摆动起夸张的幅度,愈发加快着龟头在姐姐内裤裆
    部的摩擦速度。
      「就是这儿吧骚姐姐,还不承认。大骚逼季玉,昨天你穿着这条内裤紧紧贴
    着阴唇保护骚逼,那今天我就用大鸡巴把你内裤这里磨穿,看你以后还怎么把这
    条内裤穿出去,看你以后还怎么保护骚逼!直接给你操成开裆裤,让你以后穿出
    去给人操就行了!哈哈……」
      虽然明知道姐姐听不见我的污言秽语,但我还是得意洋洋地在卫生间里肆意
    叫骂着,大量重复的话语轮番羞辱着姐姐,这种从言语上羞辱姐姐带给我的快感
    不停刺激着我的神经。
      「哦对了,还有奶罩!」
      下身继续玩弄着姐姐的内裤,这上边嘛,姐姐刚刚被我翻出的奶罩我也自然
    是不可能放过。
      我伸手勾起姐姐的奶罩,放到鼻子前贪婪地深嗅着。
      「呼……,妈的大骚逼季玉!明明你都骚成这样了,没想到奶罩却还意外的
    挺朴素的嘛」
      我耸动着鼻子,贪婪地捕获着姐姐奶罩上残余的芬芳,一股淡淡的奶香味直
    直窜进我的鼻腔当中。
      「呼……,骚姐姐,没想到你的奶罩味道这么足,闻起来还挺香的嘛!就是
    不知道你的奶子吃起来是不是味道也这么香呢?」
      我将姐姐纯白的奶罩用力地盖在我的鼻子和嘴巴上。姐姐的奶罩上,残余的
    乳香香味四溢,十足的诱人。我深嗅着来自姐姐胸罩上的奶香,微眯着双眼,半
    抬起头,嘴巴大张着伸出舌头贪婪地舔舐起姐姐的奶罩来,也不嫌脏。
      「季玉你个骚货!呼……,爽死我了!骚姐姐,你说我现在算不算正吃着你
    的奶子呢啊?对吧?你看啊,昨天你出去玩,为了防止你的两个大奶子四处乱甩,
    你肯定是要穿着这个奶罩来紧紧兜住你的骚奶子的对吧。那你的两对骚奶子肯定
    就得紧紧贴着这个奶罩啊。现在你的奶罩被我这么一舔,是不是就相当于我间接
    舔了你的奶子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纪菀小骚货。」
      舌尖一点点探索着姐姐奶罩的内衬,带动着口水,舌苔缓慢地舔在姐姐的奶
    罩杯碗里。口水一点点将姐姐奶罩的内碗打湿,慢慢浸润着姐姐的整个奶罩,沾
    染上独属于我的气息。
      「唔……,大骚逼季玉,你的奶子太好吃了,呼……,以后你就穿着弟弟我
    给你特制的口水奶罩去上学好了,让弟弟的口水涂满你的大奶子保护你,呼…
    …,骚姐姐,妈的舔爆你的奶子!把你的奶子整个吃进去!」
      我幻想着自己正在疯狂舔吸、嗦吮着姐姐的奶子,整个人变态般地将舌头直
    接覆盖在姐姐的奶罩杯碗里,舌头四处乱晃,不停在姐姐奶罩里舔弄着,口水一
    点点从舌根附近涌出,逐渐涂湿姐姐奶罩杯碗的整个内层。
      「他妈的!不行不行!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我伸手快速重新调整好姐姐内裤在我鸡巴上的位置,龟头不再摩擦着姐姐的
    裆部,反而将姐姐内裤平时用来兜着屁股的地方搭在了睾丸上,一只手拿捏着姐
    姐的内裤轻轻揉搓着我的睾丸,两颗睾丸被我用姐姐的内裤紧紧裹住,透过内裤,
    鼓鼓囊囊的形状格外刺眼。
      「嘶……,啊……,季玉啊季玉,你也就只配给我用内裤搓搓卵蛋了。哼!
    平时看你不挺高傲的样子嘛,你现在再傲啊!嗯?傲啊!!!操!妈的,现在老
    子用你兜着屁股的地方来搓卵子,你有意见吗?!」
      嘴上不停羞辱着姐姐,另一只手则重重捏着姐姐的奶罩贴在我的龟头前用龟
    头不停乱蹭着。
      「啊不行不行!射了射了!妈的季玉给老子接好了!再赏赐你一波精液来了!!!」
      鸡巴上穿套着姐姐的内裤,姐姐粉色的小胖次被我拿捏在手里不停揉搓着睾
    丸,姐姐白色的奶罩内垫被我上下挤压在一起,夹着我的龟头不停来回搓动着,
    这份由姐姐两件贴身内衣私物共同服侍我鸡巴带来的爽快刺激感让我很快就忍受
    不住,龟头一麻,浓厚滚烫的精液就从马眼里喷射了出来,飞溅流淌在了姐姐的
    奶罩中。
      「呼……,呼……,呼……」
      刚刚射精完的我半靠着洗衣机,空荡的卫生间里回荡着我低喘的粗气声。
      左手拿捏着姐姐的奶罩已经被我彻底玷污,原本洁白圆阔的奶罩碗里,此时
    正静静盛放着我浓厚白浊的精液,一股精液特有的腥臭味从姐姐的奶罩上散发出
    来。
      我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杰作,不过当我视线转移到姐姐的另一只奶碗的时候,
    望着姐姐另一只空荡荡的奶碗,我随即念头一动。
      「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啊,这样看上去一点也不对称呢,那么……嘿嘿嘿…
    …骚姐姐,你肯定愿意把你的奶罩借给弟弟我当尿壶用用的对吧?那我就不客气
    咯。」
      我自说自话着将鸡巴挪到了姐姐的另一只奶碗里随意抖了抖,刚刚射完两次
    精的鸡巴略显疲软的摊在姐姐的奶罩里。
      「哦……wuuuu……,爽!真他妈舒服!」
      鸡巴对准了姐姐的奶罩,马眼一松,尿道大开,积攒在膀胱里的尿液飞快排
    出。金黄的尿液准确地尿在了姐姐的奶罩里,很快,姐姐奶罩的另一只奶碗里就
    盛满了我的尿液,黄澄澄的尿液积蓄在姐姐的奶罩之中,混合着精液的气味,姐
    姐的奶罩顿时向外散发出浓郁的腥臊的气息。
      只不过,姐姐浅浅的奶罩很快就盛不下我的尿液了,随着尿液在奶罩内的越
    攒越多,大量腥臊的尿液顺着姐姐奶罩的边沿向下溢出,哗啦啦的流在了卫生间
    的地板上。
      「那既然这样,给你的内裤也好好洗洗!」
      说着,我将姐姐的内裤随意丢在了地板上。
      地板上,飞溅的尿液到处都是,姐姐被我丢下的内裤很快便因吸收了我的尿
    液而沾湿。我淫笑着,将手里由姐姐的奶罩所盛放的尿液和精液倾倒而出,黏糊
    糊的精液和大量尿水混在一起,噗哒噗哒的落在姐姐的内裤上,留下大量黄白的
    浑浊物。
      我狰狞着猛地一脚踩在姐姐的内裤上,脚掌用力,狠狠碾动着姐姐的内裤,
    好让上面的精液和尿液与姐姐的内裤充分混合「大骚逼季玉!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一定!」发泄完的我狠狠地说道。
      ……
      良久,随着开门声音的传来,姐姐面无表情回到了家里。
      「也不知道这个骚货出去干嘛了。」我看了看姐姐,心里暗自想到。
      不过,见姐姐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我也懒得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只是随
    意瞟了眼姐姐之后,我就继续一副什么也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躺在沙发上看着电
    视。
      「喂!衣服你洗的?」
      就在我正准备关掉电视回卧室打游戏的时候,姐姐突然从走廊探出身来,略
    显诧异地质问着我。
      「废话,不是我洗的那还能是鬼洗的不成啊。你说你占着个洗衣机,人走了
    衣服又不洗。我正好也要洗衣服,就一块扔里面转上了,咋的不乐意啊。」(我
    家是那种老式旋钮的洗衣机,洗衣服需要提前转钮订好时间)
      「没事了。」
      姐姐微皱着眉,冷眼看了看我。
      「不是,你有啥不乐意的啊,哦,合着我洗衣服还不对了?」
      虽然内心慌得一逼,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生气地质
    问着姐姐。
      「妈的,不会被发现了吧?没有啊,我记得我洗的挺干净的啊,也闻不出什
    么异味来啊。」
      就在我忐忑着怀疑自己是不是暴露了的时候,姐姐这才幽幽回道:「首先,
    不是我占着洗衣机不用,那里面除了我的衣服外,还有老爸和老妈的。其次,不
    是我不想转上,而是老妈临走的时候跟我说她会洗,我以为老妈还有衣服没放进
    去,所以我才没转。最后,是,是你洗了衣服,那你洗完衣服不知道晾上?你都
    洗完衣服了,顺手晾一下能死吗?而且你不知道洗完了衣服不晾的话容易滋生细
    菌嘛,再说……」
      眼看着姐姐又有要长篇大论的样子,我赶紧制止道:「行行行行行,晾晾晾,
    我晾,我晾还不行吗!我不就没晾个衣服嘛,你瞅瞅你,再说我才放了多大一会
    儿啊!」
      「原来姐姐是因为我没晾衣服才生气。」
      想明白这一点的我这才长舒一口气,乖乖跑去晾衣服。
      不过虽说我洗衣服是为了给自己擦屁股,防止姐姐发现我玩她私物的事情,
    可是被姐姐上来这么劈头盖脸一顿训,我还是很不爽地下意识顶嘴道。
      「才多大一会儿?!不是,先不说时间的问题,就冲你衣服洗了没晾,就说
    明你根本对这件事就没上心,你就是眼里没活!你就是懒得劳动,整天就知道坐
    享其成,不知道付出……」
      姐姐季玉越说越来劲,联想到自己刚刚还傻了吧唧跑出去给弟弟出头,为此
    还跟人家大打了一顿,结果回家自己一看,这个弟弟跟个没事人一样,也不关心
    关心自己出去干嘛了,想到自己还眼巴巴上赶着给人家忙前忙后,姐姐心里顿时
    充满了委屈。
      「我靠!行行行,我特么晾,我这就去晾!你快别叭叭了。」
      「你!」
      我不满地将姐姐扒拉到一旁,这特么就没及时晾个衣服,这都给我上升到坐
    享其成、不知道付出的程度了,我赶紧像躲瘟神一样拿晾衣服当借口避开了姐姐,
    听不见姐姐说教之后,顿时我感觉连空气都清新了。
      看着我一脸不耐烦跑开的样子,姐姐也生气地跺了跺脚,回到了屋里生起闷
    气。
      「哼!我以后再管这个白眼狼我就是天下第一大傻子!活该他被人欺负!」
    姐姐倒在床上暗自想到然而姐姐不知道的是,她的弟弟,不仅不知道她替自己在
    外解决校园霸凌问题,反而还趁姐姐外出的时候,拿她的内衣丝袜好好撸管发泄
    了一番,好心洗衣服也不是什么顺手而为,而是为了清理射精后姐姐内衣丝袜上
    残留的痕迹。
      当然,事后得知那天姐姐外出是为了替我解决校园霸凌问题的时候,我的内
    心还是对姐姐充满了愧疚之情的,不过,这些嘛,那就是后话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