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6小红小兰歌手大赛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14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难受,折腾了半天,结果没射,这种情况,男人的睾丸会
    疼得不行,还会影响健康。而帽子是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最好的体现,就是他
    从不手淫。那怎么办呢?是时候再约一堂语言课(炮)了。好在那个交换生Ge
    e这天下午有空。
      帽子知道二姐不会说出去。
      阿竹也知道,但她还是不放心,可她怎么有脸主动去问二姐。回想短短的几
    天,她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情绪复杂,难以分辨,一个人的时候,明显超多失
    落和难过。分手占小一部分,这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占大一部分。不仅名字不知
    道,还没有联络方式,没有平常交往,似乎只有性爱。
      「为什么男人都不珍惜我。」这一晚睡前多了一滴眼泪。
      帽子这边也没好哪去,平静了很多天,日子平淡,偶尔去去那间酒吧,和小
    红聊聊天,二人还挺聊得来,自然没再见阿竹。到最后一共想清楚了两件事,1,
    阿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身体。帽子的认定,无论眼镜,脸蛋,嘴唇,舌头,
    身材,胸,腰腹,臀……。2,应该和阿竹聊聊,至少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只想
    着或者只为了艹她。
      于是他找了阿竹的微信加了,约了她某天中午见面,却见她挽了一个男生的
    胳膊从教学楼走出来。帽子一瞬间有些反感,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于是转身
    走了,自然没必要硬讨没趣。他聪明的很,怎会不知道阿竹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阿竹怎么会用挽着男生的动作,只是觉得阿竹有点过于幼稚了,不过转念,毕竟
    才读大二的女孩。
      说来这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回到当下。
      小红:「和我说说和那个学姐XXOO是什么感觉呗?」
      帽子:「你怎么那么八卦,那你也会告诉我你的隐私么?」
      小红:「可以啊,有啥好怕的。」
      帽子:「emm,我怕应该是我有生以来最好的体验了。」
      小红撇嘴:(你是体验过多少个哦。)
      帽子:「……你知道很少有女生有高潮的,也很少有女生会第一次不疼的
    ……她简直生的就像上帝造的标本……」
      小红:「有没有那么好哦,说的我都想和她睡了。」
      帽子:「OK,那轮到你说你的事了。」
      小红:「你问呗,反正我人生苍白如纸,完全没有不能讲的部分,嘿嘿。」
      帽子:「那你至少有喜欢的人吧。」
      小红:「嗯,是我高中一个学长,现在在理工读大三,我是为了他才考到这
    来的,不然我北京上海随便去。」
      帽子:「你怕不要中毒太深,会吃亏的。」
      ……
      小红:「对了,你周五有没有空?」
      帽子:「干啥?」
      小红:「校园歌手大赛加迎新晚会,来帮我好朋友拍照,录像呗。」
      帽子:「你为什么不帮她?」
      小红:「因为我也要上台呀,嘿嘿。」
      帽子:「那为啥不是帮你拍。」
      小红:「因为我朋友是重点,她人比我好看,唱歌也比我好听。」
      这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比年纪成熟,但还是很磨人,说起来小红长得很有
    灵气,就是个子矮了点,不知道有没有一米六。至于她朋友唱歌更好听,帽子是
    持怀疑态度的。
      ·作者:李浩凌回到宿舍,一声刺耳的rampage(暴走),传进耳朵,
    当然是胖儿东打游戏没关门。胖儿东是个有追求的宅男,打个英雄联盟,用的是
    低音炮,屏幕是三块显示器连一起,下路从高地直接转头能看到一塔,就是转头
    的幅度大了一点。记得帽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观摩了一会,对胖儿东道:「不
    错,你这个显示器对颈椎挺好。」
      多么发自内心的赞美,胖儿东入学以来听过最实在的一句。
      帽子打算和胖儿东说两句,见他游戏里局势正紧张,就没说话,倚着门边看
    上了。
      胖儿东却不乐意了,双手离开键盘,道:「帽哥,请示下,有什么能为您效
    劳。」他生怕错过了帽子带来的能和美女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就算能饱饱眼福也
    是好的,上次能坐在陶奈(四儿)对面吃面,简直脑内高潮了有一天。
      帽子无语,提醒他道:「打大龙了。」
      胖儿东却道:「不怕,电脑和你一起掉河里我也是先救你。」
      很少有人让帽子想翻白眼,只得提高声音道:「我最他妈恨中途挂机坑队友
    的傻逼!」
      胖儿东二话不说回到游戏,带着大龙Buff冲上高地秒掉对方C位然后金
    身一波带走对面。
      「帅不帅。」
      「不错。」帽子很满意的样子,道:「我就是告诉你一下,回头跟我一起去
    那个什么歌手大赛迎新什么会来着,还有记得提醒我时间。」
      「好!!」胖儿东很兴奋,但也不傻:「我们去干啥?我得帮你干啥?」他
    觉得帽子完全不是一个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的人。
      「给一个小姐姐应援。」帽子转身回屋了。
      胖儿东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大叫ohyeah,他觉得,帽子轻轻一句小
    姐姐,当然不会简单,itmeansalotofthings。
      「帽爹,你就是这个学校的神!」傻子胖儿东一个人在宿舍挥舞双臂。
      帽子躺倒在床,想着阿竹。一公里外,阿竹也在床上想着他。
      明明是她自己说都冷静一下的,为什么又会埋怨对方不联系自己呢?这十来
    天深深的自我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好女孩,为什么会做出,或接受那样的
    事情。但每次想到和那个男人的三次性,尤其是夜里,又难以抑制本能的兴奋。
    她会拿自己去和其他好看的女生比较,从初中开始就会,总对那些和男生纠缠不
    清的女孩子抱着一些不屑。可想想这次的自己,比之前认知里任何别人的故事都
    还内个得多不是。也许别人有更灰暗的,只是不为人知罢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男人果然有毒,整个生活都被打乱了。
      因为二人毫无交集,虽然同在一个学校,这个人就像消失了一下,有时去食
    堂吃饭,都会失一下神。其实帽子本来也去三食堂吃饭的,怎奈每次要去的时候,
    胖儿东要么叫了外卖,要么已经给他买好了。
      阿竹想来,二姐好像认识帽子,可哪好意思面对二姐,这一个多礼拜都是躲
    着走。终于还是有一天还是在走廊里正面怼上了二姐和大姐。
      二姐好像很气的把阿竹拉到一旁,问道:「又要跑?」
      「没有啦,二姐。」
      「你跟我说,二姐平时对你好不好?」
      点头,阿竹自己也觉得很愧疚。
      「放心吧,我就是想跟你说,二姐不会和别人说的。」
      这是阿竹非常需要的话,却由二姐主动说出来。她一瞬间觉得很委屈,几乎
    眼泪就在打转,不想被看到狼狈,于是给了二姐一个满怀的拥抱。
      其实二姐偶尔也会讨厌自己这种姐姐范,但就是控制不住。拍阿竹后背问道:
    「行啦,没事啦,我问你,你喜欢他么?」
      阿竹脸红,随即摇头:「不」。
      这答案二姐有点惊讶,不过想来肯定或是否定,她都会惊讶。
      「那行吧,不用再躲了,周五跟我一起去歌手大赛,给我们寝室三儿加油。」
      阿竹点头答应了,不过还在想着那个问题:我能怎么回答呢?
      走廊尽头小白和大姐看着这俩人又拉手又拥抱的,都一副wow的表情。
    大姐:「你确定阿竹是直女吧?」
      小白:「我确定!吧?」
      小红告诉帽子6点30到体育场。于是帽子告诉胖儿东6点20到。他自己
    6点50才到。
      他先找到胖儿东,然后被胖儿东的打扮给震惊了。只见他身背三脚架,手提
    摄像机,一胳膊荧光棒,捧着一大束花,头顶个帽子还带支架,支架上架了个I
    pad,嗯,相当于头顶了一个Ipad。
      「我艹你大爷,我喊你来干啥啊?」
      「不是应援吗?应援不得专业么。」
      「那你这也太专业了啊?!」
      「咱们帽哥看上的女人,不得在气势上就得拿下吗?」
      帽子用手把脸从额头撸到下巴,他已经打算要回去了,因为丢不起这个人。
      怎奈被小红逮到了,她自然有点气:「你怎么这么晚啊。」
      想发脾气,发觉不对,原来胖儿东在身边直勾勾的盯着她,吓得她向后缩了
    一大截。把票塞给帽子,道:「你俩先去这个位置上,我马上去找你们。」然后
    先闪了。
      帽子真的觉得好丢人,怎奈胖儿东寸步不离,然后绝望的发现座位竟然在第
    一排,加倍绝望。
      「帽哥帽哥,咱们是给苑小红加油嘛?」
      「你认识她?」
      「不认识,但我做了功课呀,今晚决赛一共十组选手,7个独唱,2个合唱,
    1个组合,一共7个女的。苑小红好靓啊,化了妆比照片里好看。」
      看这一脸傻笑,帽子觉得这个室友倒也憨的可爱,再一看这身装备,嗯,也
    很有钱。
      「额mmm,应该不是小红,她说给她朋友加油来着。」
      直呼小红,这是得有多熟啊,胖儿东直接醉倒在椅子上:「帽哥我对你的敬
    仰,犹如滔滔江水……」
      「额mmm,你能不能把你头上那个玩意先摘下来?」
      「对对对。」胖儿东反应过来:「得问一下给谁加油,我们好把名字打上去
    啊。」说着又从胸前的包里掏出一个同样大小的Ipad,道:「帽哥我给你也
    准备好了,你要戴在头上还是自己举着。」
      「滚,我不需要。」帽子崩溃了,他就是抹不开面子来凑个热闹,万万没有
    想到……这时突然有人把一个东西戴在了帽子头上,戴个端正,正是小红。听她
    说道:「你们给我好朋友加油,她叫苏澜,一会第六个出场。唱Creep,就
    她一个人唱外语歌,你们可别认错了。」
      她打算给帽子荧光棒,胖儿东举起胳膊,淫笑道:「不用,有了。」
      她打算给帽子一个佳能的照相机,胖儿东举起设备,淫笑道:「不用,有了。」
      她打算也给胖儿东个发光头环戴,胖儿东指指自己头上的Ipad:「不用,
    有了。」
      在一片嘈杂中,她问胖儿东道:「我亲你一口要不要?」
      胖儿东淫笑道:「不用,有了。」
      随即傻在那,小红已经飘飘离去,胖儿东泪流满面:「帽哥,我是不是错过
    了一个亿。」
      帽子摇头道:「你这智商,我也帮不了你哇。」
      帽子转头,问胖儿东:「我头上这玩意写的啥?」
      胖儿东一看扭曲可爱的字体,道:「写的,I?小兰。」
      帽子点头:「行吧,我俩换换。」
      说着摘下了头环,戴在了胖儿东的头上。阿竹可没见到这个动作,她看了帽
    子坐在那,看到了和小红有说有笑,待看清帽子头上I?小兰的字,就走了,二
    姐没拦住。她本来和二姐寝室三个人坐在舞台正面第七排。
      二姐摇头,有点恨恨的看着帽子。
      小红第二个就登场了,她和一个男生对唱,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给那个男生
    配唱,一首很无脑又洗脑的流行口水歌。见她一身朋克装扮登场,酷酷的跳动的
    台风,胖儿东直接就高潮了。帽子却皱着眉,这完全不是她平时在小酒吧里的风
    格,也显不出水平。但看她台上样子,又明明很享受。到副歌高潮部分,她还冲
    着这一边来了个飞吻。胖儿东明知道小红是冲着帽子,但还是激动得从凳子上窜
    起来有舞台高,厮声叫吼。而场下一片无知直男见状,以为这个飞吻是送给这个
    神经病小胖子的,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既怀疑女歌手的口味,也怀疑人生。
      而胖子,简直不要太享受这种误会。他得意的狂笑,冲着四面八方狂笑。恨
    不得抱着帽子亲上两口,大叫:「你就是我再生父母。」
      然后等了好几个人,才轮到苏澜,再不上来,帽子都快睡着了。他要特别注
    意她一下,毕竟是因为她才被叫来这么尴尬的地方的,按着胖儿东的吩咐看护好
    摄像机,就安心听歌了,胖儿东则在台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拍摄,后来直接拍到
    了台上,由于看起来过于专业,其他工作人员都以为他是工作人员来着。
      这妹子和小红看起来一个风格的,通过帽子深邃的洞察直觉,因为歌是一手
    比较颓的摇滚,有点沉闷,显得人也比较沉闷,看不出本来性格,台下反应明显
    不如之前热烈。不过是真的把帽子惊艳到了,嗓音穿透力贼强,而且她唱这歌游
    刃有余的样子,说不得,至少和小红各擅胜场吧。
      可这看脸的社会,明显吃了个子矮的亏,还没穿高跟鞋,地下观众又能听出
    个啥来,矮个子女生不卖萌装可爱,大家也就不买账。当然也没有很矮,和小红
    也差不多吧。
      「下面一个是二姐他们寝室老三,叫施颖,准备好。」
      帽子还没反应过来准备好什么,就觉身后山呼海啸一般的起哄,然后主角出
    场。这一会胖儿东比较淡定,其他直男全体高潮。这真是个给大家发骚的好场合,
    平时在路上也不是见不到,见到也不会这种浪叫。
      再看台上施颖出场,嗯,只能说足够配得上这叫声。要说比阿竹好看,可能
    不见得,但她的美更外放一些,人也更外放一些,可以同时驾驭性感和美丽两个
    词,再有,胸大即是正义。
      一首田馥甄,高音也是高的不要不要的,唱完就走,留痴男们在台下浪叫。
      本来以为今天看点就差不多了,没想到压轴又来一次人气巅峰。
      帽子只见上台来者一席黑长直、一身小西装、长高跟鞋、加上本来个子就高,
    连山跟怕是得有个一米八,还啥都没做就气势逼人。
      「这人是谁啊?」 「她也性姚,叫姚婧,你忘了,我给你的大二美女的名
    单上有她。」
      「哦。」帽子对她有点兴趣,主要是这人气质太出众了,长得就普通标准美
    女的样子,气质是真的出众,一股子野性的性感。一首野性十足的韩文歌,金达
    莱花,直接把这晚的比赛也带入高潮。
      最后就是圆满结束,观众投票的人气奖,施颖(三儿)不出意外的摘冠,姚
    婧第二;而评委打分的正经排名,姚婧夺冠,施颖亚军,比较出乎意料的,是苏
    澜拿了第三名。
      结束后场面比较混乱,小红自然也顾不上帽子,发微信说改天来找他考照片
    和视频。
                    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