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少年阿涵系列之同学的美艳浪荡妈妈】56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0:52   

      56喜气洋洋12(余文萱肉戏,纯爱)
      阿涵侧身躺在床上,笑眼孜孜地看着怀里的绝美女孩。
      唐瑶正乖巧地靠在他的胸膛上,饶有兴味地看着手机里的综艺节目。
      身后那个男孩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里满是化不开的缠绵温柔,从两个人结为爱
    侣到现在,就连其中那段魂断神伤的分离,阿涵的眼神也未曾有半点改变。
      他深爱着怀里这个姑娘,这个安静下来如同宛在瑶池中央的娇白香荷一样圣
    洁美好的姑娘,一张口又能说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刁蛮幼稚话语的姑娘。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心肝宝贝,我们明天出去玩好吗?」阿涵伸手轻轻搭在她柔滑如羊脂一样
    的肩头白洁肌肤上,柔声问着。
      身后的男孩对自己说着话,唐瑶一边将它听入耳中,一边判断那是什么意思。
    她因为思索使得自己秀美绝伦的脸蛋微微失神,犹如月下女神听见天堂里遥遥传
    来神谕,有些茫然,又美的超凡脱俗。
      等男孩的话音落下,唐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嘴角上露出甜甜的笑,转身抱
    住阿涵的厚实温热胸膛,娇滴滴地回应道「当然……不行!」
      阿涵听见她一开始那痛快的答应语气,脸上也浮现出柔情笑意,可是唐瑶的
    话音突然一转,阿涵脸上的笑容登时僵住,半晌后哭笑不得地问道「为什么?」
      唐瑶俏眉一挑,一只美目用力一眨,瞬间抛射出可以媲美世间万千美好的绝
    美俏皮神情。又搂紧阿涵的脖颈,贴着他耳边神神秘秘地说道「我……不……告
    ……诉……你……」
      她心中正为捉弄着阿涵窃喜,却不料自己腋下忽然伸过来一双温柔可靠的手
    掌,搔弄着自己的痒痒肉,顿时笑容四溢,花枝乱颤。
      「哎呀~ ……你讨厌~ ……」唐瑶在粉嫩的床单上直打滚,来躲避阿涵那朝
    自己伸过来的魔爪,白皙的脸蛋上笑容灿烂,满面桃红。
      阿涵双手在她柔若无骨的娇躯上瘙了一会痒,把手缩回。唐瑶羞红着脸蛋朝
    他扑将过来反击,阿涵将她迎面一把擒住,搂在自己的胸膛上。
      被心爱的男孩抱在怀里,这个绝美的女孩瞬间失去了抵抗,乖乖地搂住他那
    能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强健身躯,心中满是甜蜜爱怜。
      「咱俩这么好,你都不告诉我啊?」阿涵故意想逗逗她那天真烂漫的脾气,
    便柔声哄着。唐瑶将秀美的脸蛋扬起,一双美目注视着他的面容半晌,心里愈发
    生出甜意。
      忽然唐瑶「扑哧」一笑,眉目之间尽是万千美好,对着阿涵亲昵地说道「那
    好吧~ ……」阿涵连忙把脸蛋又离近她面前凑了凑,听着她奶声奶气的声音继续
    说道「……其实人家是去学跳舞啦……」
      阿涵一怔,回想起范明空对自己说的话,心想『原来她真的和童颜玉在一起』,
    可转念又想不明白,她们两个在一起到底要做什么?
      他深知唐瑶古灵精怪,满脑子都是可以说是无比幼稚却又极度可爱的鬼主意。
    肯定是心里觉得这事情好玩又有趣,才故意不告诉自己。
      可是童颜玉是因为什么呢?
      莫非真像范明空说的一样,童颜玉喜欢自己?
      阿涵被自己心里的想法逗笑。自己能得到唐瑶这样的姑娘倾心于自己,已是
    三生有幸,为何还幻想那有着和唐瑶不相上下的美貌姑娘也对自己心生爱慕?
      明知自己是痴人说梦,可是正值青春期的阿涵,越偏偏把事情往自己希望的
    那方向想去,以让自己那内心感到无比的骄傲满足。
      『她真的喜欢我么?有时候我也感觉她好像对我和对其他人确实有些不同
    ……可是她不也只是和我像正常朋友一样说话交流么?……』
      怀里的绝美姑娘正在对自己说着话「……我以后每天上午都要去学舞蹈,不
    能陪你。但是以后每天下午你都要来找我,不许不理我……只能我不理你……」
      阿涵脑海里忽然想到了那天童颜玉和自己穿着情侣装的样子,继而联想到后
    来又和唐瑶碰个正着,连忙把脑海里的思索一挥而散,低头看向那满眼柔情看向
    自己的姑娘,听见她嘴里那可以说是不讲道理的刁蛮话语。
      不只是被她的话逗笑,还是想到那不知此时正做什么的另一个姑娘,阿涵嘴
    角扬起一抹笑容,柔声答着。
      「好……」
                    ···
      「你叫我来你家做什么?」
      阿涵盘腿坐在地上,强壮的上身挺的笔直,满眼好奇地看着面前正来回踱步
    的男孩。
      范明空脸上一脸凝重,好像如临大敌一样怀着沉重的心事。阿涵越看越是好
    奇,心想『究竟是什么事?能让明空大少爷如此忐忑不安?』
      心想至此,便笑着问道「怎么?我的好兄弟也有过不去的难关了么?」
      范明空登时站住脚步,修长的身形像是天空上落下一只箭一样站得笔直。阿
    涵看向他那可以算是俊美如妖的面容,听见他缓缓开口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
    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阿涵当即笑道「那我当然要听好消息,坏消息也请你不要告诉我。」范明空
    猛地抬手指向阿涵,答道「好,那我就先告诉你坏消息。」
      阿涵身体一晃,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
      『合着他压根就没听我说什么』阿涵悻悻地想着,范明空已经开口对自己说
    着话「我爷爷,让你从今天开始每天都来我家,他要找人训练你。」
      『训练?训什么练?』阿涵颇为不解,心想昨天才刚和他的爷爷见了第一面,
    怎么就要训练自己?便失笑问道「你是在跟我讲武侠小说里的故事吗?可别逗我
    笑了,那你再说说,好消息是什么?」
      范明空手臂一挥,动作潇洒飘逸,将脸一甩随口答道「没有好消息。」
      阿涵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半晌后才缓过来气,阿涵脸上神情无奈到了极点,幽幽说道「你这话说的真
    好,像放屁一样」
      范明空却不以为然,冲到阿涵身边扑通一声坐下,揽住阿涵的肩头说道「好
    兄弟,你可知道我爷爷是什么脾气?」阿涵扭头向他看去,奇怪地说道「我不知
    道啊。」
      范明空伸手打了个响指,答道「你当然不知道」阿涵顿时气的七窍生烟,对
    他怪叫道「那你还问个屁!」
      范明空哈哈大笑,重新揽住身边这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的男孩,温声道「好
    兄弟你别着急,且听我慢慢说来」阿涵一听他这么说,急忙搂住他的脖颈,说道
    「可别,您还是长话短说吧。」
      范明空点了点头,答道「也好……你有大麻烦了」阿涵翻了个白眼,心想
    『你这也未免太简短了一点』,便又问道「你能不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呢?」
      范明空又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可能被我爷爷盯上了」阿涵叹了口气,无
    奈地又问道「可否再详细一点呢?」
      范明空扭过头来,将他那俊美如妖的面容正对着阿涵的目光,缓缓说道「我
    爷爷昨天看见你和我老师的打斗,觉得你很有天赋……」阿涵恍然大悟,想起昨
    天那高大魁梧的不像人类的男人,若有所思地答道「哦……那人原来是你老师,
    说真的他也太强了吧……」说道此时阿涵又觉得自己胸膛和腹间隐隐生疼,又兴
    高采烈的搂住范明空说道「你可不可以跟你老师说说,让他也教教我呢?」
      范明空神情顿时大变,俊眉俏目都高高提起,急声道「好兄弟你怎么还上赶
    着往上贴?你可知道你将要面临什么?」阿涵茫然地看着他,问道「不就是跟你
    老师学学打架?你爷爷不也是这个意思么?」
      范明空急上心头,想要把这事情中的复杂程度一股脑告诉阿涵,可是这其中
    内容又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气的站起身,一跺脚,对阿涵恨恨说道「你
    根本不了解我爷爷是什么样一个人……唉……」他猛地叹了口气,话音又变得一
    片落寞,目光也低垂许多,接着说道「反正你是大祸临头了……」
      阿涵见他神情低迷,言语焦虑,便也站起身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柔声道「好兄
    弟,你何必这么着急」待范明空将头抬起看着自己,阿涵又笑着说道「那毕竟是
    你爷爷,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呢」
      范明空见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尽是轻松和温暖,心中却更加黯然,可此事已
    成定局,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只好把语气放缓,对阿涵说道「我爷爷可不像你说
    的那样……你要是知道他都做过什么,就明白我为何这么担心了」
      阿涵正想问他那老人都做过什么,忽然听见身后响起那道低沉的近乎嘶哑的
    声音「小孩子,你过来。」
      猛地转身过去,范天通就站在自己身后,他身边也站着那昨天和自己打斗,
    高大的不像人类的强壮男人。阿涵眉开眼笑,对着范天通一脸轻松地问好「爷爷,
    咱们又见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范天通走过去。等走到他俩面前,抬头看向那高大得有
    些恐怖的男人笑眯眯地说道「原来您是我好兄弟的老师,难怪你这么厉害」
      阿涵的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九,可还是比那男人矮了一头还多,跟他说话时候
    只能仰起头,那高大男人听他对自己说话,便也低头凝视着阿涵。
      他的目光之中,仍旧是那种萧杀之气,睥睨天下,藐视众生。
      而阿涵的双眸之中,神情温和,深邃平静。
      两人眼中射出截然不同的内容,却居然能保持同样的镇定和安静,四目相对,
    静心相望。
      「从今天开始,你每天都要来这里,我会找不同的人来训练你」那低沉嘶哑
    的苍老声音再度响起,阿涵将视线扭到正在说话的范天通脸上,茫然地看着他问
    道「训练多久?」
      范天通缓缓扭过脸,如同一颗老树在缓缓旋转着。他目光之中阴不见底,好
    像眼中阿涵的倒影沉进了一片深不可测的海洋,沉声道「一整天。」
      阿涵顿时大惊,急声道「那怎么行,我每天下午和傍晚都要去陪我的女朋友!」
    他虽然也对范明空刚才对自己提起他爷爷要对自己做的训练很有兴趣,可是一想
    到整天都要待在这里,不去陪唐瑶,她还不得被自己气死。
      范天通冷哼一声,目光直勾勾盯着阿涵,沉声道「呵……女人么?」阿涵不
    明白他话音里为何有那种不屑,但他毕竟是范明空的爷爷,自己又和范明空情同
    手足,还是客客气气地笑道「对啊,我女朋友瑶瑶,她很可爱的。」
      他嘴上说着,脑海里已经浮现唐瑶的一颦一笑,不自觉嘴角露出笑意。可是
    他并没注意到范天通此时眼中露出得那抹阴狠,只听见他低沉的嗓音又说道「你
    只管听我的话……至于女人的事情……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就能给你什么样
    的女人。」
      阿涵一怔,看向范天通的目光里带上了不可思议,惊异地问道「您说什么?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范天通嘴角忽然扬起神秘的笑意,沉声答道「不只是女人
    ……还有金钱……地位……权力……我都可以给你……只要我说什么……你就做
    什么……我就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阿涵心中一震,看向范天通的目光中满是震惊。那老人身形佝偻,老态龙钟,
    可是说话之时目光中有无法质疑的自信和从容,让人根本无法怀疑他的话。
      片刻后阿涵忽然笑了,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后的范明空,笑道「爷爷您是
    不是认错了,那位才是您的亲孙子。」他生怕自己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说
    话时候还回头和范明空挤了挤眉毛,范明空看见他那诙谐的样子,却仍是一脸凝
    重,阴云满面。
      『怎么一见到他爷爷,明空好像就变了一个人似的』阿涵心里奇怪地想着,
    又听见范天通对自己沉声说道「我是在跟你说话,不是跟他说话。」
      阿涵心里一怔,范天通的声音太过于嘶哑,听起来让人有点不寒而栗。凝神
    思索了一会,阿涵却又笑了起来,缓声答道「可是我只想陪着我的瑶瑶。」他似
    乎对范天通开出的那根本让人无法拒绝的要求为之所动,目光中满是轻松。
      「你是打算违抗我的意图么!」范天通的声音瞬间变得一边阴冷,身后的的
    范明空听见他的话心里一惊,脱口说道「阿涵!」
      阿涵心中一抖,不明白气氛为何瞬间变得如此紧张,只好挠了挠头,试探着
    问向范天通「要不咱俩各退一步?我每天上午来训练好不好?您也不用给我什么
    女人金钱啥的。」
      范天通的目光依旧深不见底,依旧直勾勾地看着阿涵,沉声道「一整天。」
      范明空心里急得火烧火燎,他太清楚自己爷爷的脾气,向来说一不二不容置
    疑,而阿涵的性子又是那样无法无天,一身是胆,两人势同水火不能相融的脾气,
    岂不是眼看就要发生冲突。
      他心中担心阿涵,若是自己爷爷当真发了怒,那他身边站着那个即是自己老
    师,又是爷爷的贴身保镖的退伍雇佣兵,定然不会坐视不理,那阿涵岂不是要遭!
      自己的爷爷位高权重,表面上只是一个财团的最高仲裁者,但是范明空也清
    楚,自己的爷爷暗地里有着多大的能量。
      就算不能称之为无所不能,但是他和这国家内很多城市里那些权力和财力的
    代言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以说是在这个城市里只手遮天,完全可以让阿涵
    直接人间蒸发,再靠在自己的人脉关系将此事压下去。
      范明空越想越急,心里好像踩在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慌张无措,可是自己却毫
    无办法,看着那如同在世阎罗一样的老师,一会要是真动起手来,就算自己和阿
    涵两人联手跟他拼命,也毫无胜算可言。
      阿涵不知道身后自己的好兄弟心里究竟有多为难,听见范天通那毫无通融之
    意的话语,心里也很是无奈。片刻后眼睛又忽然亮起,对范天通说道「那要是这
    样呢?我要是半天就能完成一天的训练量,是不是我就可以走了,毕竟这也算我
    训练了一天对吧?」
      范天通一怔,那深不见底的目光居然泛出一闪而过的慈祥,却又转瞬消失。
      「好啊……你要是能坚持的下去,就试试看吧……」范天通说罢,转身默默
    地离去。
      范明空心中也是一惊,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爷爷刚才说的话,心中震惊到无
    以复加。
      『他……他居然答应了……』
      可是转念心中又是愁云惨雾,看着阿涵心中默默说道『好兄弟……你可知道
    那训练有多艰辛……就算是一天的训练让你分两天完成,你都不见得能撑下去
    ……』
      阿涵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心中只是高兴,自己终于和那老人达成
    了共识。
      而那缓缓离去的老人,目光之中竟然闪过一抹飘忽不定的伤感。
      他仿佛听见了四十年前,一个满脸笑容的男孩拉着自己那时还不显苍老的手,
    对自己欢喜地说道。
      「老爹……我要是一上午就能做完作业,下午是不是就可以出去玩了?」
      那孩子的欢声笑语还历历在目,脑海里彩色的画面,却逐渐变成一片黑白。
      已然是,音容笑貌今犹在,不见当年笑脸人。
                    ···
      『他……他真的做到了……』
      范明空像是一颗木头一样傻站在原地,俊美近妖的面容也变成一片僵硬。
      他看着那正在朝门外走去的男孩,他的步伐已经变得一片蹒跚,勉力拖着自
    己的双腿,一步一步趔趄着朝外走。
      他身上那完整无痕的衣服下,范明空却知道有多少道红痕和瘀青,在他的身
    躯上隐隐作痛。
      阿涵的步履蹒跚,却没有丝毫迟疑和犹豫,走出范明空家的大门,那冬日的
    阳光迎面扫在脸上,阿涵的嘴角也浮现出了笑容。
      『唐瑶……我来陪你了……』
      纵使双脚酸痛难忍,每走出一步,都要堪将摔倒,可是一想到那远方等着自
    己的姑娘,双腿就又涌出一丝力气。
      房间内,一名老人和一名高大不似人类的男人并肩而战,看着那渐行渐远的
    男孩。
      「您说,他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高大男人盯着那男孩的背影,眼中仍是刻在骨子里的纷争萧杀。
      范天通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家中那富丽堂皇的天花板中,那巨大的精美油画。
      脑海里,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小孩子的身影,他正抬起稚嫩的面容,望着自己
    说道「爷爷,我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不知是回答身边男人的话,还是回答着脑海里那个孩子,范天通缓缓闭上苍
    老的双眼,沉声道。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
      又恰逢一个周末,在这个城市的另一处角落,一处还算干净却很是冷清的家
    里,两个赤裸的肉体厮磨在一起。
      「好宝贝……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妩媚的声音响起。
      阿涵低下头,看着那有着美艳妆容脸蛋的成熟女人,她那涂抹桃红唇膏的软
    嫩红唇,正在吸吮着自己肚脐旁的肌肤。
      软滑湿热的美妙触感,在自己腹上肌肤缓缓移动,逐渐向下游移而去。
      「唔……我被自己的好兄弟的爷爷当成训练对象了……天……我真的差点累
    死。」阿涵一说到这里,自己身上的瘀伤又开始隐隐作痛。
      「啊?那他们也不能这么打你,看把你浑身打得都是伤,心疼死我了。」余
    文萱的红唇刚刚移到阿涵的胯下,已经含住他那硕大非比寻常的龟头轻轻吸吮,
    听见他的话又连忙将男人的淫具吐出,抚摸着阿涵赤裸身躯上的一道道瘀青,美
    目之中满是怜惜。
      阿涵刚觉得自己的龟头被一个湿滑暖热的肉腔包裹,那传来的美妙感觉让自
    己肉棒酸痒舒服,却又瞬间消失。虽说余文萱那纤细白嫩的手掌摸在自己身上也
    很是酥软消受,可还是她含弄自己鸡巴的滋味更美妙一点,便坏笑着说道「小骚
    货,我的鸡巴刚要被你舔硬呢。」
      余文萱娇媚地一笑,目光中流转一抹妩媚和挑逗,乖巧地将头重新俯下,含
    弄着他的龟头柔情吸吮。
      「唔……小母狗的小嘴穴还真舒服……」阿涵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伸手轻轻
    抚摸着余文萱的秀发,她的温暖体温从秀发之间传到手上。
      手指间和鸡巴上传来的女人身体的美妙触感,更加强了性爱之时那女人温香
    软玉的身躯带来的温柔旖旎,让男人感受到浓浓温柔乡的乐趣。
      余文萱细心地吸吮含弄着阿涵的龟头,同时用滑嫩湿黏的舌尖轻轻撩拨他的
    马眼,贴心地做着这淫秽色情的服侍。片刻后再将肉茎含深,让龟头朝自己的咽
    喉里缓缓滑去,直抵自己的咽道深处,再缓缓吐出,继而反复做着吞吐的口淫。
      阿涵的肉棒被她那湿滑温热的口中肉腔含裹的无比舒服,而余文萱又深得要
    领,一边吞吐着一边用舌尖不停撩拨着自己的肉茎表皮,随着反复吞吐含弄,脑
    袋晃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力度也逐渐加深。
      「唔~ ……咕~ ……咕~ ……吸溜~ ……咕~ ……呜~ ……吸溜~ ……」自
    己的修长指间轻抚着她摇晃愈发剧烈的脑袋,听着她嘴里时不时响起的吞咽呜咽
    声和吸口水的淫靡声响,阿涵的肉棍越发坚硬膨胀,欲火也越发满溢。
      前几天一直在范明空的家中饱受非人的对待,一开始阿涵差点就要昏厥过去,
    可却强靠着心里对唐瑶的思念和承诺,硬撑着将那训练完成。
      见到唐瑶后,那个秀美绝伦的女孩也被自己神情疲惫,浑身伤痕吓得够呛,
    当自己告诉她那伤是因为去范明空家里训练时候留下的时候,那个女孩哭着闹着
    要去找范明空算账,阿涵好说歹说算是把她劝住。
      当她软绵绵地抱住自己满眼心疼地问自己疼不疼的时候,阿涵只觉得,那一
    身的伤痕,都得有所偿,便再不觉得痛了。
      而今天刚好唐瑶舞蹈班放假,范天通也有个会议要开,没时间管自己,让自
    己自行训练。阿涵心想『你都不在这,涵少爷还训练的屁』,从他家欢天喜地的
    逃出,忽然有一种逃学一样的喜悦自由之情。
      而当自己去唐瑶家中,准备接她出去玩的时候,又正好撞见她的父母正要带
    她出去,一家人准备出门野餐。阿涵看见唐瑶那望向自己的委屈神情,心有不甘
    地厚着脸皮想要跟她们一家一起前往,却被唐瑶的妈妈婉言谢绝。
      阿涵只好看着唐瑶被她妈妈牵着手离去,和那个心爱的姑娘用眼神倾诉着彼
    此心中的不舍。两人眼中柔情款款,却更让阿涵觉得自己如同西厢记里那个张生,
    心爱的姑娘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
      只好叹了口气,暗自叹道『看来让老丈人和丈母娘接受自己,还真不是件容
    易的事情』
      不过转眼又想到,自己本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人家父母要是知道自
    己已经把他们的宝贝闺女弄到了床上,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阿涵一想至此心中
    又暗笑,心想自己倒是比张生幸福多了。
      百无聊赖之下,阿涵又想到这几天余文萱又央求着自己去找她,一想到她那
    骨子里散发出的妩媚和风情,胯下顿觉难忍,便直接前往余文萱的家中。
      余文萱见他不请自来,自然开心的心花怒放,在门口就缠着阿涵搂搂抱抱,
    亲亲摸摸。阿涵门还来不及关,余文萱就已经跪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的棉裤和内
    裤一并扒到膝盖上,伸出那细滑软舌对着阿涵的鸡巴又含又舔,尽情服饰着。
      她本就美艳,又如此骚浪入骨,自然撩拨得阿涵欲火中烧。阿涵把她楼在怀
    里,厚实的手掌在她软滑紧致的肌肤和奶子上又揉又捏,两人贴身厮磨着亲吻彼
    此,等走到卧室里,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对方扒得一干二净了。
      阿涵也不急着入港,他更爱余文萱那骚媚浪荡的求欢样子,故意逗着她。余
    文萱也深知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便媚笑着坐在阿涵身上从容地往脸上画着妆。
      那口红粉底眼影在她娇嫩白皙的脸蛋上轻轻涂抹,尽显女人的撩人和妩媚。
    化妆同时,余文萱还轻轻摇晃着自己细嫩白滑的臀部,在阿涵那高高挺起的肉棒
    上轻轻磨蹭,撩拨着他的心神。
      那娇嫩美臀上的美肉紧致圆滑,磨蹭的阿涵鸡巴痒痒滑滑,又看着余文萱那
    朝自己不停抛着得风情媚眼,阿涵淫笑着揉着她那两团不算宏伟,却滑嫩非凡的
    奶子,嘴里说着下流的话。
      「骚母狗……还真乖呢。」余文萱身上飘来那浓浓的肉欲香味,一边媚笑着
    朝阿涵献媚,一边诱声答道「骚母狗被好爸爸的大鸡巴插的那么舒服,当然很乖
    啦。」
      阿涵听着她那下贱浪荡的话语,胯下的肉棒挺得更加高翘,抓着余文萱的娇
    嫩屁股就将肉棍努力塞入她那已经湿滑黏泞的蜜穴,抽插了几下,插的余文萱一
    阵「好哥哥好爸爸」的浪叫,又抽出鸡巴,和她柔情舌吻着。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欢,自然不急不忙,尽情做着肉色淫靡的性爱前戏,整
    个房间里充斥着香艳淫情的味道。阿涵看向那平日里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高贵老
    板娘,在自己身下如同一头沉沦在性欲里的只知道求欢的美艳雌兽,更让自己的
    欲火升腾。
      气氛升腾到了可以欲火焚身的浓度,阿涵的鸡巴也已经酸胀的需要释放,便
    示意余文萱去自己衣服里取那盒他给自己的镇痛药。
      余文萱虽然不知道他让自己拿的是什么,但还是乖乖地跑到地板上,将那药
    拿了回来。阿涵看着她随着步伐迈动,那两团圆润光滑的大腿上的美肉颤颤巍巍,
    白嫩挺翘的屁股也一晃一晃,肉色的波浪泛着让人骨软的媚惑,淫笑着把药盒打
    开,将药片递给余文萱。
      余文萱怔了一下,不知道这药有什么作用。待阿涵告诉他一会要尝试插入自
    己娇嫩的子宫时候,余文萱还是害怕起来,软言乞求着「好爸爸……人家的小穴
    和小嘴都随便你操,你不要操人家那里好不好……」
      虽然也在色情小说和色情动画里见过女人的子宫被男人用鸡巴插入,可这毕
    竟是现实,真要插进去岂不是痛死?另一方面阿涵的鸡巴又如此硕大形状如此恐
    怖,余文萱每次都被他操得口水和淫水同时横流,欲仙欲死,一想到他那恐怖的
    肉棍插到自己的子宫里,不得把自己整个腹腔都撕裂得血肉模糊?
      阿涵见她软声乞求着,目光里也露出难以掩盖的恐惧,便柔声安抚道「好宝
    贝,我就是想试试,等一会你要是觉得疼,我就不插了」
      余文萱听他这么说,只好乖乖应允。毕竟自己已经被他征服,沉沦在他胯下
    如同一只母狗,那还有什么权力反抗他的命令。而另一方面,余文萱心里似乎也
    有点不像反抗他,他总是能想出各种让人无地自容的淫戏,却又让自己内心中那
    种超脱伦理的快感得到满足。
      世上有哪个人,没有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呢?有的时候,余文萱反而希望他
    羞辱自己更变本加厉一点,让自己心中那莫名的快感更加满足。
      阿涵见她答应,高兴地把药递到她嘴边。却看见余文萱媚笑一声,那粉嫩滑
    舌伸出绕着她涂抹靓丽唇膏的润唇划了一圈,显得又艳情又撩人。再将那药片放
    在自己修长结实的手指上,张开润唇将自己的手指含住,轻轻吸吮着同时用软滑
    舌尖撩拨着阿涵的指尖。
      神经敏感的指尖被她滑腻的舌头轻轻挑动,传来痒痒麻麻的无比舒适,让人
    不得不想到那口舌要是服侍在男人的淫具上会是多么销魂的感觉。
      阿涵等她把药混着自己的口水吞下肚子,然后坏笑着等着她抬起屁股坐到自
    己跨上。
      余文萱眼中尽是诱媚的媚眼,脸蛋却忽然泛起一抹羞红,诱媚和羞怯两种迷
    死人的风情交织在一起,让人不禁神消骨软,阿涵看着她用白皙的手指轻轻拨开
    那浓密的阴毛下朦胧可见的暗红色肉瓣,一点一点吞没自己的恐怖肉棍。
      「喔~ ……好~ ……好~ 烫……喔~ ……好~ 大……爸爸的鸡巴好~ 大…
    …」
      随着那湿泞温热的紧致肉腔将自己的肉棒一点一点紧紧裹住,余文萱的白嫩
    脖颈也高高扬起,诱媚到极点地娇吟了一声。阿涵享受着那肉棒上裹得滑嫩酥软
    的娇嫩肉壁,肉棒被湿黏蜜穴肉洞中套裹的痒痒滑滑,舒服地伸出手揉着她的奶
    子。
      那对滑嫩大奶揉搓在手里传来滑滑弹弹的触感,湿湿热热的温度,阿涵双手
    揉搓玩弄,尽情蹂躏着那一对美乳。余文萱也被那充实饱胀到极点的快感迷晕,
    白嫩圆润的屁股起起落落,反复套弄着阿涵的肉棍。
      蜜穴肉瓣被肉棍挤成两片纤细肉环,暗红色的肉缝被那巨大肉棍撑开反复吞
    没,依稀可见那两片粉嫩的小阴唇被肉棒扯得往返抽动,越来越多的蜜液从穴口
    里流出,逐渐使得娇臀撞击在阿涵跨间肌肤的声音愈发响亮。
      「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连绵不绝的肉体撞击带响淫秽到极点的交合水声,余文萱脸上愈发红润,白
    皙的双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飞舞的秀发,粉嫩香舌连番伸出舔着润唇,迷离的双
    瞳也渐渐上翻,露出淫靡的白眼。
      一声声媚笑,一声声娇喘,一句句浪语从她那樱桃色的润唇里传出,传进阿
    涵的耳中。
      「喔……喔……哦……好棒……好棒……操得人家……小穴都要被操坏了
    ……喔……嘶啊……吸溜……啊……小穴好涨……好烫……不要操了……人家都
    结过婚了……人家的女孩都跟你一样大了……你还这么操人家……喔……要被你
    的大鸡巴插死了……」
      阿涵听着她骚浪的淫叫,又看见她那被自己撑成一个巨大的肉圈一样的蜜穴
    里一涌一涌出泛滥的淫液,肉棒被刺激的更加壮大,那肉洞里的湿滑紧致也更加
    强烈,淫笑着骂道「操死你!……操死你这个小骚狗……」
      嘴上粗俗的话语骂着这平日里被无数人眼馋的美艳老板娘,使得心里的征服
    感更加强烈。阿涵也用力挺动腰胯,将肉棒一次一次地塞入进那湿滑肉洞,将里
    面的娇嫩肉壁不断撑开。
      「不要嘛~ ……吸溜~ 哈~ ……不要~ 操死人家……人家~ ……喔~ ……人
    家以后乖乖给你操不~ 就是了……哦~ ……」余文萱痴痴地浪笑,诱媚的声音也
    变得断断续续,那快感已经昏迷了她的心智。
      阿涵尽情享受着她蜜穴的滋味,那和唐瑶与胡思敏又不同,不如唐瑶极度紧
    致,也不似胡思敏肉实满溢,但是蜜穴里的肉腔格外肉韧,好像颇具有弹性,龟
    头用力撑开那肉道就能感觉到强烈的推挤感,使得更想用力插回进去。
      而她的蜜穴,是阿涵操过的女人里最为湿泞的一个,好像她的蜜穴里有着一
    汪淫液花泉,插进去湿滑无比,使得那温热紧致的肉腔更有一种黏稠的粘裹感。
      猛地一翻身,将她压在床上,抬起她两条白嫩纤滑的腿用力压到快与肩膀并
    行,余文萱被迫把屁股高高撅起。反而让仰起的蜜穴好像恭迎着男人的插入,如
    同一个专供男人抽插的美艳性玩具,又好像一个正等待男人把精液注入进去的精
    盆。
      阿涵胯骨用力地撞击着她那圆润娇嫩的香臀,撞出「啪啪啪啪」的肌肤交合
    撞击声,像是淫靡的乐章给着两人的激烈性戏助兴。再淫笑着对余文萱命令道
    「自己把着腿」
      余文萱已经被他插的神魂颠倒,一双美目不停翻着白眼,嘴里吸口水的声音
    连绵不断,听见他命令自己,失魂守舍地用力抓紧自己的双腿,将蜜穴和下体高
    高撅起承受着阿涵的操弄。
      阿涵保持节奏,每一段狠抽猛送之间,都会放缓一阵动作,让余文萱得以休
    息片刻,再等她缓了缓神,再度狠抽猛插。「啪啪啪啪」的声音在房间内连番作
    响,余文萱的蜜穴里淫液一股一股翻涌,从那弧度撩人的臀缝里缓缓流下,流出
    一道道淫秽无比的水痕,将自己白嫩的屁股都浸湿的泛着水亮。
      不知道余文萱高潮了多少次,握着两腿的双手也渐渐垂力下去,两条光洁白
    滑的美腿搭在阿涵的肩头,阿涵见她身体绵软的失去力气,便放缓节奏,轻抽慢
    送着享受起来。
      不知不觉间,龟头又碰到了蜜穴深处那个肉簇,阿涵心中一颤,试着把龟头
    往肉簇里挺挤。
      余文萱梦呓着莺鸣了几声,纤细的手掌搂在阿涵的脖颈上垂挂,阿涵见她快
    要失去意识,双臂已经变得绵软无力,也并没有像胡思敏那样凄厉的哀嚎,便放
    松了戒备,将龟头继续往里塞入。
      龟头顶在那更加娇嫩软滑的肉簇上,试着再进一步往里推挤,那肉簇后的柔
    韧软肉便传来反挺回去的压迫肉感,有点难以往前一步。那感觉反而使得龟头上
    的触感更加强烈,使得阿涵更想再塞入更多,便伸手轻轻抚摸着余文萱的后背,
    一边放松她的心神,一边将肉棒试着往里挤。
      越是用力地挤弄那娇嫩韧肉,那弹回来的压迫感就更强,余文萱也开始小声
    的哼鸣着,像是呢喃又像是媚叫,阿涵不敢太过于用力,便用龟头死死顶着那肉
    簇,逐渐沉力进去。
      余文萱被他操得失神,三魂五智都已丢空,天旋地转只剩下那蜜穴里被撑的
    浑身饱胀和滚烫温度,神智飘渺间忽然感觉自己的宫颈被那炙热的龟头紧紧顶住,
    滚烫的要把自己融化,又酸忍难耐到非常。
      可是她又怎敢惹阿涵生气,那酸忍又弄得自己深受不堪,只好搂紧阿涵的脖
    颈贴着他耳边娇媚说道「
      好……好老公……你轻点操我……喔~ 啊~ 啊~ ……天~ ……插~ 进我…
    …肚子里~ 了……啊~ ……」阿涵听见她那压抑到极限,却诱媚销魂的声音,腹
    下一酸麻,无法忍耐地将龟头用力往里塞了一寸,瞬间一种莫名的快感从龟头上
    传递而来,直达浑身上下。
      那一瞬间过后,自己的龟头好像塞入了一个尺径极小,却挤压感极度强烈的
    细小肉腔里,随着自己的龟头勉力的进入,那肉腔死命地含住自己的龟头,那应
    该就是女人的子宫。
      子宫被异物撑开巨大的空间,正在拼命地往回缩合,吸的龟头紧紧实实,好
    像一颗无比温热的小嘴死命地吸着,肉壁上无数神经疯狂触激着阿涵的龟头,刺
    激的他后背发麻,差点就射了出来。
      余文萱嗡鸣一声,被那极度的充实感弄的浑身剧烈抖颤,被操晕的神智瞬间
    清醒,又瞬间转入更失魂的状态。
      她的身体因为剧烈的快感引起体内神经和筋肉的回响,更加用力地吸进阿涵
    的龟头。阿涵深吸一口气,试着将龟头抽出,却被那宫颈肉腔吸的紧紧实实,抽
    出不得。
      而又怕自己过于用力,扯的她宫颈生疼,阿涵只好一点一点挪出,等到感觉
    那肉腔被自己扯得微微外陷,只好再重新塞入回去,他尝试了几次,才反应过来
    自己这样岂不是使得那宫颈受到的刺激更强烈,吸的自己更紧,暗骂自己真是个
    傻子,只好心想等一会再另作打算。
      可余文萱已经被他那顿缓慢抽插弄得宫颈像触电一样发麻,浑身上下在剧烈
    的抽搐,白皙的脸蛋上的潮红越来越深,逐渐向紫红色过度而去。
      阿涵注意到她的神情吓了一跳,她的脸蛋已经有点紫红的发黑,眼中瞳孔放
    大的可怕,白眼脱力一样往上翻着,便急声问道「宝贝?你还好么?」
      却只听见余文萱声嘶力竭地呻吟回答着「你……你把我操死吧……操死我吧
    ……我要……我要舒服死了……」
      阿涵心里一惊,原来余文萱是舒服成了这个样子,便送了口气,试着推送起
    自己的龟头。
      那娇嫩的子宫,被他硕大的龟头撑得鼓鼓涨涨,随着他缓慢的抽送一扯一压,
    被压得扁圆,被扯得纤细。余文萱身体不停地痉挛,眼泪如同失去峡关一样从眼
    角往外流着。
      「我……我真的……被操……操……死了……」
      余文萱那声音真如同临死之人一样微弱无力的可怜,那滚烫的龟头几乎要把
    自己的子宫彻底熔成一滩肉液,在极度感受之下,余文萱达到了人生极乐的高潮,
    身体一痉彻底昏了过去。
      阿涵只觉得那蜜穴里的肉腔和肉道突然间死命地缩合,像是要把自己的龟头
    和肉茎都榨紧成肉汁一样,翻涌着的湿黏肉感压迫而来,终于忍受不住,一大滩
    浓精喷洒进余文萱的子宫内。
      余文萱昏厥过去的娇躯剧烈地一颤,再也没有了反应。
                    ···
      眼皮好像有千斤沉,想睁开都如此的费劲。
      余文萱浑噩晕眩着找寻自己的心神,身体下意识的扭动。
      仿佛置入无边黑暗的深海,在那重重水压下无法抽身。
      忽然又有一个温暖的软和肉体将自己抱住,好像一丝丝力气从那温热上传来,
    余文萱缓缓睁开双眼,只觉得天旋地转,什么也看不清。
      「醒啦,好老婆?」
      温暖的声音,好像从天边而来,余文萱幽幽昏昏着恢复着心神,失神地看着
    面前这个正看着自己的英俊面孔。
      「我……我死了么……」余文萱幽幽地问道。
      阿涵温柔一笑,答道「死到倒是没死,但是你睡了五六个小时了」
      余文萱身上的力气又逐渐消失,不知过了多久,才睁开惺忪的双眸,幽幽看
    着身边的阿涵。
      「我……我死了么……」
      阿涵听着她那失神的话,心想『她还真是被操得不行了』,心里一柔,坏笑
    道「你要是再不醒,我就准备把你操醒了……」
      余文萱痴痴一笑,嗓子里忽然发出吭气的声音,阿涵连忙伸手轻轻拍打着她
    的后背,帮她把嗓子里堵着的气吭出来。
      那道粗气吼出,余文萱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力气也恢复了不少,伸手紧紧
    搂住阿涵的脖颈,撒娇道「你……你还真要操死人家啊……」
      阿涵听她说话软软绵绵,爱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然后转头将余文萱的手机
    递到她面前。余文萱美目茫然地看向阿涵,阿涵柔声道「你的朋友给你打电话来,
    他说他姓王,你认识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