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不应期——帽子的故事】1.18女老师再上门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0:50   


      次日缓缓醒来,施颖碰到帽子下身是硬的,下手拍了一下,帽子翻身即和她
    抱在一起开始缠绵。翻回来时候,帽子轻轻按了一下她肩膀,试探性的暗示,没
    想施颖明白帽子想法,识破坏心思一样看了帽子一眼,退下去把帽子双腿坐在身
    下,拿住了这火热的东西。看了两眼,心想还不小,握着海绵体,在龟头上舔弄
    了两下,一口含进了嘴里。
      那种突然的湿润和温热真的太快乐了,一股冲击波直冲头皮。
      其实原本施颖不会愿意用嘴的,可想到之前帮忙;又让他受委屈;再加上昨
    晚自己第一次enjoy了性高潮,完了就开始哭,也没帮他善终;又看他身上
    被自己抓破了好几处,有点愧疚。心想算是回报吧。
      她口技不算太好,只会慢慢的弄两下,极力避免碰到牙齿。已经不错了,这
    种事情,除非遇到技巧特别厉害的,多数无非是求个心理满足。帽子只享受了两
    分来钟,便忍不住,把施颖头抬了过来亲了一口,按在床上让她趴着,背后骑上
    去开始艹弄。
      她其实分不太清楚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的生理感受,和这个男人做爱能感受
    到一种未曾有过的从阴道到全身的满足感,越是接受着,越是想要更多他从自己
    身体的进出,几次想喊出『好喜欢』或者『还要』都忍住了。要不是帽子用拇指
    按住了她的肛门,吓了她一跳,真的差点又进入到忘我的状态了。回身拉住帽子
    手,紧张道:「不行!」一边还被弄的喘息着,面部抽搐着。看帽子点头应了才
    放心。突然又想到没戴套,努力叫道:「不要射我里面!」
      帽子没管,又继续插了一会,从后面勒住她脖子,在耳边轻道:「那我要射
    你嘴里。」
      这一口气吹的从耳朵酥到指尖,好容易攒够下句话的力气:「反正不许射我
    里面。」
                     ·
      其实她不说帽子也不会的,他可不想给自己搞更多幺蛾子。又把她翻过来怼
    了半个来小时,才把弟弟从洞穴里拔了出来,跨过双腿,递到了女人面前。施颖
    知道什么东西要来了,本能的用小臂遮了双眼,微微的张着小口。帽子并没有强
    行塞进嘴里,一泻千里时,前面几下遒劲有力的都射了进去,后面的弄的嘴边、
    脸上都是。等感觉他射完了,眯着眼睛从缝隙中看过去时,那根大东西还在面前
    抖动着,一下一下的,一颗白色精珠还粘着慢慢的垂下。
      她突然意识到不对,一把抓住了帽子的根,话没说出口就被精液给呛到了,
    咳了好一会,一些吐到了地上,大多不小心咽了下去。期间一直狠狠的抓着帽子
    的小弟弟不放手,弄的帽子生疼,想帮忙又帮不上。缓过来一边把脸上的乳白色
    液体用手抹在了帽子肚子上,一边问道:「为什么这么大?」
      这一瞬间,是真的没有女神的形象可言,帽子一脸嫌弃:「你可真恶心!」
      「你自己的东西,弄我嘴里,我还没说恶心呢,快说,为什么这么大!?」
      「那我就长这么大,还有啥为什么了?」
      「不对,刚才还没有这么大,我刚才……看了的…」施颖想说刚才她含过的,
    及时收住,再仔细看一眼手里的东西,自己两个手握着都还能剩一截出来,更别
    说粗细了,完全不信这东西能放进自己嘴里,可这是刚从自己身体里拔出来的,
    想想就觉得OMG。
      「你先松了行么?疼!」见女人失态,帽子也没了正形:「你帮我舔干净,
    我就告诉你。」
      结果施颖反手就是一巴掌,拍的小弟弟上下抖动:「你是不是吃药了?」
      「吃药能变大,大家就都吃了好么?」帽子把场面简单处理了一下,回床上
    躺下,才缓道:「它真的就长这样,我可能和别人有点不太一样,兴奋的时候会
    变更大……」原来帽子这方面确实和一般人有点不太一样,好听了说可能叫天赋
    异禀,他尺寸本就不小,达到一定刺激的时候,尤其是高质量的性爱,还可以继
    续变大,他管这个叫「二段勃起」。
      「那这有多大?十八?」施颖惊讶。
      「我没量过,又不是闲得,可能,不止十八吧。」帽子解释道:「我不勃起
    的时候很小,勃起了会变很大。」
      这些后面的对话是二人躺在一起完成的,毕竟一大早就剧烈运动,需要歇歇,
    施颖侧躺着把玩着帽子这神奇的枪,帽子手里则玩弄着她一只乳房。「你看你占
    了这么大个便宜,记得给我点赞哟!」帽子又开始不要脸。
      「我tm还给你拉点客是吧?」施颖一脸嫌弃,一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不可
    思议的东西慢慢软下去:「其实小东西挺可爱的,像个小老鼠。」
      帽子无fuck说。
      「你一会去哪。」
      「我约了罗枭谈谈,他一会开车到附近接我。」其实已经快中午了,洗了脸
    简单用包里东西画了画,没有牙刷便没刷牙,走之前踹了帽子一脚。
                     ·
      施颖才刚坐上福特的副驾,罗枭就一下扑上来,吻住了她的嘴,狠狠的吻,
    怎么也不松开。
      「我的口红…轻点…衣服…」任她抱怨,罗枭也不气。他自己觉得是一吻泯
    恩仇吧,心里美滋滋,觉得好久没碰过,女友今天的嘴唇格外滑腻。他决定只要
    施颖不生气了,就让之前的事过去,可除了分手,罗枭还有其他选择么?他怎么
    能想到,自己的女朋友整夜在那个男人的床上翻滚,被插了不知道多少下,还有
    生第一次的到了高潮,连精液都还在嘴里。
      施颖和他草草吃了个饭就让送回宿舍了,因为真的有点走不动路,突然明白
    那天陶奈走路的姿势是怎么回事了。
      回到宿舍见姐几个都在,便坐下和二姐等人道:「我有几个事想和你们说。」
      「你说。」
      「我,嗯,那个,可能会和罗枭和好,你们会嫌弃我么?」
      「哎,多大个屁事,我还以为你要搬出去和她同居。」大姐松了一口气。
      「嗯,第二个…我和帽子睡了。」
      此言一出,空气安静了十秒,结果陶奈突然欢呼道:「yeah!以后你们
    就不用盯着我笑话了,哈哈。」说完抱着施颖亲了一下。
      又看二姐。「看我干啥,我当然不介意啊,你们爱怎么疯怎么疯,注意安全
    就好。」
      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毕竟有勇气说出来,感觉轻松了许多,也有了笑容:
    「我有点能明白你们为啥能和他勾搭上了。」
      陶奈:「为啥?」
      施颖:「是真的强。」她想说『还大』,没好意思。
      二姐两度想说自己其实没和帽子搞过,但两度都忍下了,怕施颖的小神经遭
    不住。
      之后就是施颖的真情流露环节,她把和帽子说过的喜欢三个室友的话真真的
    用嘴说了出来,也为自己很多脾气很多事道了歉,「……真的觉得有你们在一起
    好幸福……」其实她说这些大多都是自己内心戏,尤其是老大和小四儿根本没啥
    感觉,不过既然放在嘴上说了,感情自然更进一步。施颖呢,也是时候开朗些了。
      至于帽子这个事,他们几个都很开放,还真就压根不介意也不会因为这种事
    情对姐妹有所评判,怎么说呢,各自浪的实在,不会对别人双标。一个个觉悟都
    高的很,看惯了男人对女人的丑嘴脸,也不觉得新时代女性要遵什么女德。至于
    爱情,虽然重要,不会比独立自由优越。
      涉及到钱和脸面,就又另说。
                     ·
      陶奈:「大姐,就你没睡过帽子了,要不要试一下呀?」
      上官杰:「你们好好玩,我不喜欢那一款。」
      陶奈:「那你喜欢哪一款?胖儿东那种?」
      上官杰:「小贱人我把你的奶扯下来!」
      ·作者:李浩凌施颖走后,帽子才真正进入贤者模式。出门神清气爽,觉得
    天都蓝些,买了个午饭给自己和胖儿东,毕竟东哥昨晚都不知道几点回来的,也
    是辛苦他了。反思一下自己所作所为,还真是像东哥所说:逼事不干,就知道撩
    妹。
      于是下午穿了佟小彤送他那件「imagirl」去上课,惹得全班给他起
    哄。还刻意在尤允面前扭了两圈,问人咋样。
      尤允能说啥,肯定是很豁达的夸赞:「好看啊。」
      没想到下课又被一女人怼到了班级门口,「能和你谈谈么?」
      正是那天扇了帽子一个耳光的女老师。见这人就感觉头大,极度不爽,上次
    被打就让尤允撞见了,这次还找来了教室,抬头一找,正看到尤允眼角那丝不屑。
    直接道:「不能!」追尤允去了。
      「你一会什么安排啊?带我一起呗。」就是脸皮厚。
      「人家要找你谈谈,你要好好和人谈谈啊。有点担当好不好?」尤允道。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啊……算了」帽子也知道解释不清,干脆转身回去。
    倒算个行事果断,让人刮目相看。
                     ·
      重又进教室,往桌上一座,道:「说吧,你要怎样。」管他老师学生,毫不
    客气。
      「我要怎样,我问你想怎样?」二人对话上来就有火气,真的很难。
      「请你搞清楚,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只是做个好人帮帮你,不领情就算了,
    不要缠着我好么?」帽子说的直接。
      「那你把视频的底板给我。」女老师压抑住万分的耻辱,直接说出来。
      「OK,我实话实话,我给你那个,就是唯一的东西,你的事应该解决了,
    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女老师当然不信:「那你怎么会有的?」
      「第一,你知道了,对你没好处。第二,我不会告诉你。第三,不管你跟谁
    说,我也不会承认,我什么都不知道。」帽子对她是真的没耐心:「如果你愿意
    相信我,我告诉你,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应该不用再怕他要挟你了。」
      说着要走,被女老师叫住:「等下!」看得出她是鼓足了勇气的:「只要你
    答应把你手里我的东西都给我,愿意陪你睡一觉。」
      听了这话,帽子才算正眼看了看这个女老师,可能也就一米六的身高,或者
    还不到。故意穿的成熟些,如果不是带着戾气,样貌还算甜美,瓜子脸樱桃嘴,
    主要是一打量就容易想起视频里那惊天动地的叫床声。帽子看她的眼神满是同情
    和无奈,心想她真的觉得靠这种方式能解决问题么?如果别人手里有,睡你一次
    就真的会给你么?如果别人没有,难道不会说自己有么?这种怕只会越陷越深。
      如果她早一天来,那时候帽子憋的精虫上脑,说不定会考虑一下,可经过了
    昨夜和施颖缠绵,那美妙的身体,他直说道:「不好意思,我对你没兴趣。」
      说罢转身走了,女老师尬在当场,脸上一会红一会白,觉得耻辱透顶。
                     ·
      可她没有放弃,她想自救,不会放过任何一根稻草。隔天再找到帽子时,态
    度明显好了很多。
      女老师:「不好意思,我之前态度不是很好,你能把事情好好和我说说么?」
      「我知道的并不多,也不想知道,就只是偶然被牵扯进来,我手上真的没有
    你视频,你可以相信我的。而且据我所知,那个禽兽应该不会再骚扰你了。」见
    她态度好些,帽子也诚恳些。
      「可是……并没有啊……」
      「所以,拿视频要挟你的不止一个人?」见她点头,帽子恍然。
      「你能帮帮我么?如果…如果你有能力的话,我真的…受够了,我都不知道
    以后要怎么生活,怎么做人……」
      帽子大致知道她遭遇过或者在经历着什么,想想还是有些同情,于是说道:
    「那你把事情好好说说,我也不确定我有没有能力,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女老师点头,酝酿了一会,毕竟揭开伤疤是很痛的,可要疗伤也只能忍着,
    正准备说,又被帽子打断,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朋友也参与了这个事,
    他可能也得听一下,如果信得过我们能接受的话,不能的话就算了,你自己想办
    法解决,最好还是报警。我正经建议。我的话呢,手里真的没有你的东西了,也
    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女老师犹豫了一会,点头应允。帽子明白,一边把胖儿东从里屋喊了出来,
    一边让女老师之后用是或不是,行或不行来回应,不要用嗯啊点头沉默。
      胖儿东受宠若惊,刻意换了个长裤,还拿了个本子记录。二人坐在沙发长的
    一端,女老师坐侧端,听她慢慢道来。其实她始终是极限忐忑的,但凡还有任何
    办法,都不会选择对陌生人说出这一切,尤其胖儿东这种一看就不靠谱的样子。
                     ·
      原来她叫袁涵,只比帽子大两岁不到,现在是工作第二年,在这学校当辅导
    员,也带一门公共课,手上大一大二各三个班。「之前有一次学校活动,我喝醉
    了,刘院长就送我回宿舍,后来想想应该是给我下药了,在车上,因为我上车的
    时候还感觉没那么醉,车上喝的他给我的水,后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然后,然
    后我就被那啥了,之后他就用那个录像不停的要我那啥,总是说之后就会给我,
    就会删了,然后,就没完没了……」
      「你一共和他睡了几次?」帽子问。
      「十三次。我真的不想再有了,最可恨的,他把那个东西送给了我们外语学
    院书记,从那之后他就不找我了,就变成了我们书记找我,我,想着辞职也没办
    法解决,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以你现在住哪?不住楼上了是么?」
      「你怎么知道我住楼上?」惊讶。
      「我们在楼梯里遇到过几次啊,你不记得了吗?」帽子问道。
      袁涵完全不记得了,之前还怀疑为什么这人就住自己原来宿舍楼下,原来是
    她没印象的几面之缘,让帽子一时心善,把视频给了她,然后挨了一巴掌。
      「你搬走是因为在你宿舍里发生过,有阴影,对么?」帽子问。
      「你怎么知道?」
      「视频里看到的呀。」
      「……」袁涵差点以为帽子神通广大,料事如神。
      留了联系方式,袁涵老师先回去了,帽子也想好好合计一下这个事情。
                    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