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若妻清美.奴隶调教方程式全

    发布时间:2020-05-28 00:00:56   
    若妻清美.奴隶调教方程


    排版:tim118
    字数:53655字
    txt包:(47.79kb)(47.79kb)
    下载次数:162





    第一章迷惑美丽未婚妻的羞耻和屈辱



    在xx旅馆的宽大蜜月套房里,两个男人坐在窗边的吧台前浅酌加水的威士忌,视线都集中在房中央。那里有两个女人像脱衣舞似的正在脱衣。

    短发成熟的女人本乡佳子,好像在享受被男人看的乐趣,扭动屁股,使迷你裙落在脚下。黑色刺绣的半碗形乳罩,特别强调雪白胸部的乳沟,同样是黑色比基尼三角裤紧贴在丰满的屁股上。可能参加健美沙龙,美丽的身体曲线不像是三十五岁的女人。

    从肩到屁股的丰润曲线,正显现成熟女人的肉体。佳子的嘴角浮出笑容,向男人看过去。然后手伸到背后,取下黑色乳罩。弯下上身,把突出的屁股如脱衣舞娘般扭动,再把黑色的三角裤拉到脚下。光滑雪白的大腿,用手掩饰阴毛,向站在旁边伫立的汤本清美看去。

    清美和佳子相反,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低头站在那里。受到男人们视线的催促,把套装的上衣拉下去,手就停在那里。

    「你怎么了?自己不肯脱,我可以帮忙。」

    坐在吧台边看脱衣舞秀的肥胖男人本乡立春向清美说。清美抬头,露出求救似的眼光看坐在本乡旁边的狩野靖久。

    靖久是清美的未婚夫,决定在三个月后举行结婚典礼。

    「清美,在未来的丈夫面前羞得不能脱的话,我可以和你单独相处。」
    本乡大笑时,从浴袍中露出的啤酒桶肚猛烈起伏。清美还是犹豫一下。然后想通似的抬起头。清美背对两个男人,一个一个的解开衬衫钮扣。脱下衬衫时,在雪白的背后看到白色乳罩的带子。取下上衣,放在床上时,战战竞竞的脱下裙子。

    清美又向男人看去。本乡摆一下下巴催促她快脱时,清美弯下身体,脱下裤袜。如此一来,清美的身上只剩下白色乳罩和三角裤。看到清美又伫立不动,本乡大声说:

    「清美,你还不转身让我看一看身体。」

    清美慢慢的转动身体,难为情的低下头,双手交叉挡在胸前,夹紧修长的双腿。

    「噢……」本乡发出赞叹的声音,凝视美丽的肉体。

    本乡是在xx综合贸易公司的食品部担任部长。清美是两年前进入该公司,从那时起,本乡就一直想把清美弄到手。清美的肉体果然像本乡猜想的,美得没有一点瑕疵。想到部下的狩野每天都能把这样的肉体抱在怀里,羡慕和嫉妒让本乡的血压开始升高。兴奋时会变成虐待狂,这就是本乡的性格。

    「真是漂亮的身体!嘿嘿,是不是你每天晚上喝下狩野的男性贺尔蒙的关系呢?」

    听到这样下流的话,清美愤怒的瞪大眼睛,然后又困惑的看狩野。

    「狩野,你真是幸运儿,能和这样好的人每天晚上性交。」

    本乡轻轻拍狩野的肩,露出好色的眼神看清美得白色三角裤。

    「老公,不能这样折磨清美,清美会更讨厌你的。」

    赤裸站在旁边的佳子,说完就温柔的搂着清美的肩。

    「你说的不错,她再讨厌我的话,就不肯和我上床了。对不起啦,清美。」
    本乡只是虚应故事。这是部长夫妻和部下及其未婚妻要作交换女伴的游戏。
    「清美,他都道歉了,你就原谅他吧,看,我已经脱光了。其实我也会难为情,别让我一个人难过。我来帮忙吧。」

    说着,手搭在清美的肩上。




    「不,不用了,我自己脱。」

    清美小声的回答后,下决心似的双手伸到背后,准备解开挂钩。即使在靖久面前,露出裸体都感到难为情,现在却还有本乡夫妻在看,强烈的羞耻感使清美全身火热起来。

    这一切都是为了靖久。只要忍耐一晚的耻辱,靖久就不会被左迁,还能得到课长的宝座。靖久是在食品部门工作,清美则在总务部门工作,靖久的上司就是本乡立春,依公司的惯例,已经由本乡担任结婚时的证婚人。

    数周前,靖久说:「本乡部长夫妇要和我们做交换夫妻的游戏。」

    起初,清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听了靖久的说明,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好像本乡很早就注意到清美,听说清美要和他的部下结婚就起了邪念。

    这时候,正好靖久有升任课长的消息,本乡正好以推荐成功作为交换条件,要靖久答应交换夫妻的游戏。本乡原本就有这种嗜好,而且还是交换夫妻的联谊会员。

    如果本乡是单纯的上司,清美还能拒绝,可是本乡在拓展食品外销方面很有一手,据说董事长都得让他三分。

    本乡以权谋出名,如有不如意就把责任推到部下身上。清美知道的,就有好几个人被左迁。因此清美感到困惑。她很爱狩野靖久,甚至认为和靖久结婚是她的宿命。

    靖久说:「算了,我不该把这件事告诉你。派到乡下去也无所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清美听后十分感动。经过一阵苦恼,清美答应了,条件是只有这一次。只要忍耐一次,靖久便能升上课长,可以过着充满希望的生活,因此清美在心不甘情不愿之下答应了。

    (要忍耐,只有一个晚上。)

    清美这样告诉自己,解开乳罩的褂钩。佳子伸手把乳罩拿过去。
    清美立刻把双手交叉在胸前。

    (啊……不要看!不要用那种邪恶的眼光看!)

    清美的父亲是教育家,家教严格,高中和大学都在著名的女校。所以不曾和男性交往。

    本乡的视线如毒蛇般缠在清美的身上,使得清美感到一阵恶寒。

    「清美,还剩下三角裤。」佳子催促。

    (脱吧……这是为了靖久。)

    清美这样告诉自己,可是三角裤和其它衣服不同,这是最后一道防线。脱下去后,等于把女人最秘密的地方暴露出去了。想到这儿,有些犹豫不决。

    清美用哀求的眼神看靖久。即便是形式上,希望靖久能说:「不要管我了,不要做这种事!」

    然而,清美的期待落空。不但如此,清美还看得出靖久兴奋了。从他的眼神即知,已经有了强烈的性欲。

    这时候,本乡好像迫不及待似的说:「不愿意脱了吗?没法子了。今晚的事就取消吧,不能脱光衣服,就更不用谈交换夫妻了。」

    看到本乡要站起来,清美急忙说:「啊……」

    「什么事?」

    「脱……我脱。」

    「你要脱什么呢?」

    「三……三角裤。」清美的脸更为通红。

    「那就好。」本乡露出笑容,又想了一下说:

    「但是你太拖时间了,一定要处罚,你要像脱衣舞娘那样的脱,要淫荡的扭屁股,以诱惑男人的姿态脱。」

    过份下流的话,使清美的心又动摇了。

    「对不起啦,清美,我老公比较低级,你要原谅他。不过,我们交换夫妻之前一定要互相看裸体,以减少羞耻感,增加大胆,既然要这样做,就要有享受的心情。来吧,拿出诱惑男人的心情脱三角裤。每个人多少都有好色的倾向,就把它拿出来吧。」

    清美有点不服气,但又不能反驳。

    「我……我脱。请把灯光弄暗一点吧。」清美小声的哀求。

    「好吧,但是要照我的话脱。」

    本乡说完,向佳子做同意的眼神。佳子旋转电开关,只剩下昏暗的灯光。如此一来,清美白晰的裸体更为显著。

    清美战战竞竞的从胸前放下双手,去拉三角裤。

    「还不一面拉三角裤,一面扭屁股?」本乡提高嗓门。

    (啊……羞死了……不要看……)

    清美只好听从本乡的话,左右扭动屁股。只是稍微扭动就产生绝望的心情。强忍想逃的心情,把三角裤拉下去。三角裤翻转,停在大腿根的交叉处。清美不由得一只手盖在阴毛上。

    「快把碍事的手拿开!」

    清美摇头。

    「不肯吗?那么把屁股转过来扭动吧。」

    「这个……我做不到!」

    「不然给我看阴户。二选一,你自己决定吧。」

    清美思考一下,慢慢转动身体,屁股朝向男人。

    「你选择扭屁股了吗?好,我教你怎么扭。」本乡露出满意的笑容说:「要把屁股挺过来,双手放在膝盖上。」

    清美弯下上身,慢慢得把屁股向男人挺过去。

    「还要把双腿分开,屁股画圆圈。」

    清美只好忍住羞辱,咬紧牙关,分开双腿。落在膝上的三角裤,被拉展到最大限。依本乡的要求,双手放在膝上,慢慢转动屁股。

    (啊……我竟然做出这样无耻的事。)

    扭动屁股之后,清美觉得自己真的变成脱衣舞娘。强烈的羞耻感使身体直冒冷汗。

    「好极了,狩野,你也没有看过她这个样子吧?」

    听本乡这样说,靖久只是保持沉默。

    (啊……靖久,不要看……)

    清美全身颤抖,体内却如火烧般灼热。清美拚命忍耐着继续扭动屁股。
    「我不行啦……请饶了我吧。」

    清美终于受不了了,收回屁股,用双手掩饰。

    本乡又向佳子使出一个眼神。佳子知道丈夫的意思,走到清美的前面,用双手抬起她的脸。

    「嘻嘻,这种样子真可爱。清美呀,男人最喜欢看女人这种怨尤的表情。」
    佳子说完,搂着清美的身体,走向床铺。




    「我知道你感到不安,当初我也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最不喜欢我老公那种类型的男人,我过去也有很多这样的经验。」

    佳子在清美耳边轻声说。让清美躺在特大号的床上。

    「你……你这样做觉得幸福吗?」清美小声问。

    「我认为听从丈夫的话,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就能得到幸福。也许我太守旧,但你能了解吧。」

    清美轻轻点头。

    清美不同意佳子的说法,不认为靖久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和部长睡觉。可是只要自己牺牲,靖久便能升级,将来就有保障,只有这样的念头支撑清美。

    佳子的手开始在清美的身上抚摸。

    「啊……不要这样!」

    清美抓住佳子的手腕哀求。接受同性的爱抚当然不是第一次。同性恋是听说过,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变成当事人。

    「你的乳房很美,像皮球一样柔软又有弹性,真令人羡慕。」

    佳子可能也有同性恋的倾向,继续靠在清美身上抚摸。然后又用手指在乳头上摩擦。

    「啊!……」清美抬起下巴,全身颤抖。很像恶寒的刺激从背掠过。

    (对方是女性,不能对这样变态的事产生快感。)

    为继续爱抚的手感到紧张,清美伸出手臂想推开佳子的手,可是最了解女人肉体的女性巧妙的爱抚,使伸出去的手臂完全失去力量。

    「嘻嘻,你好敏感。是未婚夫训练的吗?」

    「怎么会……」

    「没关系的,现在是最热烈的时候,也正是每天都想性交的时期。嘻……」
    佳子露出妖媚的笑容,在乳头上吻一下。连续受到啄木鸟般的吻,使得粉红色的乳头明显的勃起,而且因沾上唾液而发出淫猥的光泽。

    「啊……不能……唔……」

    「有快感也没关系,要对自己的身体诚实。」

    佳子悄声说,然后用红唇在乳头上摩擦,再吞入嘴里。同时在另一个乳房,也以巧妙的动作压迫。

    「唔……啊……唔……」

    从清美的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哼声。一方面又不相信被同性弄成性高昂。如果对方是本乡部长,大概不会这样。清美对佳子多少有好感。在身体深处萌芽的性火焰,逐渐扩大。

    佳子伸手把缠绕在清美腿上的三角裤脱下去。

    「真漂亮的毛,唉呀,不是湿淋淋的了吗?」

    看到光泽整齐的阴毛,佳子浅笑,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挤进清美的双腿之间。一面用大腿摩擦,一面察看着清美的表情,揉搓光滑的丰乳。清美的表情发生变化,呼吸开始急促,嘴唇微张后,又用力咬紧。

    「嘻嘻嘻,这个嘴唇很香的样子,让我吻吧。」

    佳子压向清美,吻清美的红唇。

    「唔……不要……」

    佳子追逐逃避的嘴唇,用舌头爱抚嘴唇,从各角度用啄木鸟的方式接吻。待把嘴压在清美的红唇上吸吮时,抗拒的力量从清美的身上完全消失。

    佳子趁机用舌尖顶开清美的嘴伸进去。用舌头缠住想逃避的舌头。轻轻吸吮时清美的身体颤抖一下后,变成虚脱状。不知何时本乡和靖久来到床边。睡袍的前面隆起,欣赏两个女人的同性恋秀。不久后,佳子抬起头,从眼睛发出妖媚的光泽。

    「差不多准备好了,男士们。」

    佳子说完,离开清美的身体。

    「很好,这次由我来疼爱她吧。」

    睡袍前敞开的本乡急忙上床,贴在清美的身上躺下。进行交换夫妻游戏时,首先让对方爱抚对方的女人是本乡常使用的手法。不知是不是佳子有同性恋的素质,每一次都能使对方的女人产生强烈的性欲。

    清美的黑发披散在脸上,轻轻闭上眼睛,脸颊泛红,散发出有性感的女人独特的芳香。好像受到催眠术似的,进入昏迷状态。

    本乡在清美的肩上沿身体的曲线抚摸。

    「啊!不要!」

    清美扭动身体,想躲避,但又突然清醒过来似的,露出欲哭的表情摇头。
    「嘿嘿,你在担心狩野吗?」

    本乡向佳子点点头。佳子也点头后,把伫立在床边的狩野带到旁边的床,让他坐下后,拉开浴袍的前襟。

    「哟!真是的,都变成这样了。」

    佳子发出愉快的声音,狩野的阴茎完全勃起。从密林中突出褐色的肉棒。
    「嘻嘻嘻,看未婚妻快要被我老公拥抱就兴奋了吗?没关系,男人都是这样有点变态。」

    佳子握住勃起的肉棒,在龟头上亲吻。然后把渗出润滑液的龟头送入嘴里。



    清美对眼前发生的事情,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部长的太太把脸紧贴在深爱的男人的大腿根上,看到沾满唾液的肉棒在红唇里进出,而且靖久的肉棒是雄伟的勃起。

    (啊……靖久……不要让别的女人做那种事……)

    知道参加交换夫妻后会发生这种事情,但实际面临时还是会有很大的冲击。
    「清美,看你的丈夫不是很舒服的样子吗?我的老婆也高兴的扭动屁股。嘿嘿,明白了吗?人是不分男女,都是好色的,清美,你也不例外。」

    本乡在清美的耳边悄悄说,还拨开黑发,把气吹在耳孔里,清美的弱点是在耳朵,耳朵受到爱抚就会引起甜美的战栗。不知本乡是否知道这种情形,还不停的把气吹在耳朵上,吸吮耳垂。

    「啊……」

    在搔痒感中又有甜美的刺激,清美的身体不由得颤抖。

    「怎么可以让他们两个人痛快,我们也来享受吧。」

    本乡悄巧的卷起舌头,侵入清美的耳孔里。

    (不要!不要……)

    清美在心里吶喊,身体颤抖,汗毛倒竖。粗大的手指伸向乳房,清美想保护乳房时,本乡趁机把手挤入双腿之间。

    「请……不要这样……」

    清美用力压住部长的手臂,用微小的声音哀求。但本乡用力的爱抚,他的手指巧妙的捕捉到敏感的肉芽,开始微微震动。清美发觉自己的双腿松弛,急忙用力夹紧。花瓣的隙缝受到男人的手指巧妙的摩擦时,清美发出哼声,双手掩脸。
    清美不想在未婚夫面前露出淫荡的样子,但经过佳子的手已经有了性感的身体,对厌恶对象的爱抚也有所反应。手在松弛的大腿间滑动,闻到酒味的剎那,嘴被掠夺。

    (啊……不要……靖久,救我……)

    清美心里大叫,用力扭头想拒绝侵入嘴里的舌头。就在这瞬间,清美发出低沈的哼声,挺直变硬的双腿,因为粗大的手指侵入身体的中心。

    「啊……」

    清美不由得张开嘴。本乡趁机插入舌头,和清美的舌头缠绕。舌头又被强迫的吸入对方的嘴里,吸吮时,清美的身体完全失去力量。粗大的手指在花蕊里搅动,已经湿润的肉洞下意识的夹紧侵入的手指。不知不觉中挺起屁股。

    乳房受到揉搓,乳头受到玩弄时,清美不知不觉的发出表示快感的声音。
    「噢……唔……」

    清美仰起下巴,发出哼声的同时,抱紧本乡的头。

    「现在,你来舔我的吧。不过,我的和狩野的有点不同。」

    本乡充满信心的脱下睡袍。清美看到胯下耸立之物,倒吸一口气。像法国香肠的长大肉棒到处隆起。

    「吓坏了吗?镶了二十多个硅块。」

    看到那种丑状,清美不由转开脸。

    (要我舔这样的东西吗?)

    和靖久的阴茎完全不同,恐惧感使清美茫然。

    「没有把男人的东西吞入嘴里就不算交换夫妻了。知道吗?」本乡抓住清美的头发,在耳边轻轻说。

    「你也知道,这件事和狩野的升迁有关。你如果做不到,现在回去也没有关系。」

    (这个人就是以部下的升级为条件做威胁的人。随便应付一下也是无法让这种人满足的。)

    清美到这时候才想到自己把交换夫妻的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怎么样,是不是想舔了呢?」

    清美受到追问,不由得咬紧嘴唇。

    「不愧是公司的女职员,能很快的了解状况。」

    把清美的沉默当作答应。本乡把清美的头拉过去。清美战战竞竞的伸出手,双手握住褐色的肉棒。好像在等待这一刻,肉棒猛烈跳动一下。

    (啊!不要……)

    由于太丑陋,不由得松开手,立刻听到本乡的哼声。

    (只要忍耐今天这一夜就可以了。以后我就有幸福的生活了。)

    清美这样说服自己,又伸出手握住肉棒,张开嘴。强忍一股腥臭味,把龟头吞入嘴里,比靖久的东西大多了。

    (男人的东西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差异……)

    把嘴张开到快要脱臼的程度才把龟头吞入嘴里。此时,从身体深处涌出未曾有过的陶醉感。

    (啊!好奇怪。我怎么觉得这样奇怪……)

    稍微犹豫就听到本乡的斥责声。只好按照本乡的要求,一面用手揉搓肉棒,一面上下摇头,让龟头在嘴里进进出出。镶在皮下的硅块,使清美产生异样的感触。这种异常感也使清美产生前所未有的兴奋。

    「嘿嘿,弄得很好,狩野教你的吗?」

    受到侮辱,使得嘴的动作停止,又受到催促,这一次是双手离开,只用嘴把肉棒吞入到根部。口腔里产生异常的感触,清美忽然发觉自己产生陶醉感。
    (不能啊!靖久在看……)

    清美拚命的想恢复清醒。




    狩野陷入愤怒般的感情的波涛中。三个月后准备结婚的最心爱的女人,正在吸吮上司的阴茎,看到那种模样,脑海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狩野在爱清美的感情里没有一点邪念,爱她爱的不得了,如果是和清美在一起,即使掉入地狱里也无妨,现在清美要被别的男人插入,但不知为何,狩野却产生前所未有的亢奋。

    「我们也差不多该可以了吧?」

    佳子露出妖媚的眼神拉狩野的手到床上。佳子侧卧在狩野的旁边,然后把脸移到男人的下腹部,以成熟的女人的巧妙舌技吸吮。劾起的肉棒更坚硬。

    「狩野,你不要只顾看清美。把你的爱情分给我一点好不好?」

    散发成熟女人性感的佳子,把丰乳压在狩野的下体摩擦。

    「从下面来吧。」佳子躺下身体,用湿润的眼睛诱惑。

    「给我吧,我已经不能忍了。」

    佳子分开双腿,手握肉棒。狩野在佳子的引导下把成熟的肉棒插入肉洞里,像煮烂的西红柿般,融化的肉壁紧紧的包围肉棒。向里吸引。

    「啊……好……」

    「狩野的真硬……动一动好不好?」

    佳子主动的扭动屁股,肉洞有节奏的勒紧肉棒。可是狩野的视线却一直盯在未婚妻的身上。在间隔只有一公尺的隔壁床上,本乡刚把肉棒从清美的嘴里拔出去。沾上唾液后,肉棒更强调硅块的存在,显出凶恶的模样。

    (那样大的东西马上要插入清美的里面了。啊……清美……)

    虐待和被虐待的感觉形成的战栗,从狩野的心里掠过。在狩野的守望下,本乡把清美推倒在床上。可能是为看清楚结合的部位,把清美的双腿扛在肩上,采取冲锋的姿势。

    狩野看到快要插入肉棒的未婚妻的阴部,用手指玩弄过的花瓣悲惨的肿起,还能看到里面鲜红色的黏膜。

    (啊……清美的嘴巴说不要,阴部却湿淋淋的想要部长的东西,是多么淫荡的女人,但表情又是那么的清纯,只要是男人都可以吗?)

    嫉妒、怨恨、兴奋,各种感情在狩野的心中形成漩涡。

    (不!不要啊!)狩野心里大叫。

    「唉呀!」

    清美发出尖叫声拚命的移动屁股。可是本乡抱紧清美的双腿,巨大的身体压下去,还能看到龟头在寻找肉洞口。很快的找到窄小的肉洞口,肉棒插进去时还把阴唇卷入。

    「噢!唔……」清美用力仰起后背,发出哼声。

    本乡开始抽插,听到「扑吱扑吱」的淫水声。

    (啊……清美……清美……)

    狩野在心里发出哭叫声,同时也涌出强烈的情欲,像在发这种欲火,配合本乡的抽插节奏,肉棒在佳子的肉缝里冲刺。

    「啊……好……你的太好了……我的阴户快要融化了。」

    佳子发出恼人的声音,双腿包夹着狩野的腰。用力拉狩野的腰,像要他更用力。好像受到佳子的声音诱发,清美也发出娇柔的哼声。

    「唔……啊……不……啊……」

    受到肥胖身体的压迫,清美不时的发出娇的声音。

    「早得很哪,现在才刚开始哩。」

    本乡伸手抱着清美的后背,用力抬起形成面对面的坐姿。可能结合得很深。清美很痛苦似的抱住本乡的脖子。

    「噢……噢……噢……」

    每当插入时,清美就发出使听的人感到强烈刺激的呜咽声,使亮丽的黑发飞舞。有如美女与野兽的情景,也刺激狩野的性欲,产生难以形容的兴奋。

    这时候不知道本乡在清美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只看到清美用力摇头。本乡又说一次后,离开清美的身体,仰卧在床上。

    「插进去,要用手自己插进去。」

    清美很难为情的低下头,用不自然的动作骑在男人的腰上。

    「插进去,快一点!」

    受到催促,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看未婚夫。狩野说不出话,内心产生强烈的纠葛。一方面希望不要了,另一方面又有希望看下去的欲望。

    清美露出悲哀的表情,战战竞竞的握住粗大的肉棒,调整好角度,紧闭上眼睛,咬紧牙根,慢慢的把屁股放下去。

    「啊!」龟头巾到肉洞口的剎那,清美惊慌的抬起屁股。

    「你再慢吞吞的,我可要插入你的屁股洞里了。」

    受到本乡的恐吓,清美只好放下屁股,靖久看到硅块的肉棒慢慢消失在肉洞里的情景。

    「啊……唔……」

    当巨大的肉棒全部进入时,清美扬起下巴,发出哼声,把手扶在本乡的胸膛上,支撑快要倒下的身体。皱起眉头,紧咬嘴唇,稍抬起屁股又放下。

    「还要用力活动,不出来不能停止。」

    清美摆动屁股的距离逐渐加大,以插入肉洞里的肉棒为轴旋转屁股。

    「啊……唔……啊……」

    靖久听到最爱女人的淫浪叫声。疯狂的扭动细腰,那种样子在和靖久平时性交时,始终保持文样模样的清美,几乎不像是同样一个人。其实这也是隐藏在清美身体里的女人本性。

    其实,靖久本来就有虐待狂的倾向。只是现实的行为中难以施展出来。他想做的愿望,现在本乡替他做了。在这种情形下,清美露出不曾在靖久面前出现的淫荡的一面。

    如果清美本来是这样淫荡的女人,靖久也不会如此兴奋了,正因为清美对性行为几乎是有洁癖的胆小,所以看到这种情形,靖久就会产生异常的亢奋。
    清美发出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从腰以下好像有其它的生物浮在上面,猛烈扭动屁股。

    (清美,部长的肉棒真有那么好吗?)

    靖久当然也不断的抽插,让佳子发出欢喜的声音,但眼睛一直离不开自己的未婚妻。靖久的视线和本乡的视线相遇,本乡露出得意的笑容对清美说:

    「清美,狩野在看你,还露出快要受不了的表情。」

    清美听到故意折磨她的话,扭动的屁股突然停止。

    「啊……不要看……不要看……」

    低下头,使黑发摇动,雪白的裸体冒出汗水,骑在男人的腰上。靖久看到这种样子,脑袋几乎要爆裂。

    「清美,不对呀。你口口声声说不要看,但你的阴户不停的勒紧我的肉棒。其实,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好色,就在未婚夫面前射出来吧。」

    本乡像机关枪似的向上冲刺。

    「啊……不要……唔……」

    清美的屁股随之上下跳动,不得不抱住本乡肥胖的肚子。又经过几次冲刺,清美的手支撑不住身体,扑倒在本乡的胸上。本乡还是继续抽插。清美的屁股随着本乡夹紧,这表示清美希望能达到高潮。

    (啊……清美,原来你是这样淫乱的女人。)

    受到佳子的勒紧,靖久同时到天堂与地狱的滋味。

    这时候本乡突然停止。

    「啊啊……」从清美的嘴里发出哀求的哼声。

    「你怎么了。」

    「啊……」

    清美抬起头看本乡。美丽的脸贴着凌乱的秀发,能看出兴奋的模样。

    「说吧,你想要什么?」

    「啊……我说不出来……」

    「是因为在狩野的面前很难为情吗?那就保持这种样子,可以吗?」

    清美不知如何是好,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又好像受不了肉体的要求开始扭动屁股。

    「怎么这样淫荡的扭屁股了,想要是不是?想在阴户里抽插是不是?」
    清美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咬紧嘴唇,但还是骑在男人的身上,基于本能的驱使下,扭动屁股。

    「好吧,给你!」

    本乡起身改变姿势。性器还在结合的情形下,扭转清美的身体,采取背后姿势。让清美四肢着地,高高抬起屁股,深深的插进。

    「啊啊啊……唔唔……」

    清美发出啜泣的哼声,好像无法忍受快感,乌黑的秀发飞舞。

    「啊……清美……你太性感了。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狩野见状,产生出变态的虐待欲,向佳子的肉洞里凶猛冲刺。在狩野的脑海里,佳子和清美重迭。在朦胧的视觉中看到心爱的女人亢奋的模样。受到猛烈的抽插,黑发飞舞,下垂的乳房不停的摇动。镶有硅块的巨大肉棒在清美窄小的肉洞里进出时,发出「扑吱扑吱」的淫水声。

    「啊……啊……唔……啊……」

    清美的头也上下摆动,不久,终于发出兴奋的哼声,皱起眉头,背向后仰。靖久知道那是清美快要达到高潮绝顶的前兆。

    「吧!在狩野的守望中出来吧!」

    听到本乡的话,清美转头看着靖久,凌乱的头发贴在脸上,眼睛彷佛有一层雾,散发出女人要达到高潮前的光芒。

    「啊……靖久……对不起……」清美猛然抬起头,紧闭的嘴也微微张开。
    「这就对了,狩野一定很高兴。你可以了!」

    本乡从缝的眼睛露出虐待狂的色泽更猛烈的加速抽插。

    「唔……噢……噢……」

    听到清美的哼声越来越亢奋,靖久开始作最后的冲刺,彷佛自己是在和清美性交。

    (清美!泄吧!)靖久心里大叫。

    好像听到这个声音似的,清美抓紧床单,翻转汗湿的后背呈弓型,缩紧高高举起的屁股。

    「啊……不……嗯……唔……」

    清美的身体突然收缩,猛然抬头,好像就这样迎接高潮后,又筋疲力尽似的扑倒在床上。此时,靖久也向佳子做最后的攻击。

    「噢!清美呀!」

    靖久的欲望在佳子的体内爆发。




    三个月后,狩野和清美在饭店举行结婚典礼和喜宴。新郎、新娘坐在有各种花装饰的桌前。穿白色婚纱的清美,一如其名清纯而美丽。在他们旁边坐的是证婚人的本乡部长夫妻。

    本乡起立致词,从口袋里拿出演讲稿,开始长篇大论的演说。

    「今天的新娘清美小姐,是xxx大学毕业的优秀才女。不但聪明,而且美丽,也是本公司最美丽的一朵花……」

    清美听到本乡的演说词,心里更沉闷。自从交换夫妻后,不止一次被叫去旅馆,「只有一次」的诺言已被推翻,身体受到本乡的玩弄。现在由本乡夫妇当证婚人,等于是在说明这种关系要继续下去。

    本乡好像还加入交换夫妻联谊会,准备带靖久和清美同往。

    (如果这些客人都知道我们的秘密……)

    突然产生这种念头,使得清美觉得一股寒意从背后掠过。靖久大概不知道清美的心情,向她露出笑容。看到靖久幸福的表情,清美的心情舒坦不少。

    本乡致词完毕,坐下时,向清美露出意义深远的笑容。清美紧张的低下头,因为那样的笑容想到在床上的本乡。清美流下眼泪,可是知道新娘流泪的真正原因的人,只有四个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